player

画的写的都不咋滴,主要凹凸和全职=v=
叶周可逆、瑞金不拆

{Fate*Aotu}【瑞金】注定?#07

诶,不好意思啊,更新迟到了。
不管怎么样,有人喜欢这文章,有人想看就真的让我特别高兴😃评论什么的尽管发,不用客气的
总觉得我写的大纲已近散架了,剧情垃圾得很,请见谅
以及ooc预警,因为剧情需要耶
主要是瑞金,安雷有,还有凯幻(假的,写的交流那么少TAT)
前文记得戳我主页哦~麻烦了orz
以上没问题的话就请进吧!

》》》》》07.弥天大谎(下)

“没错,自定义武装这么厉害的东西不是任何人都学的会的啊……毕竟是传说中的传说嘛。这些卡牌都是我家里厉害的祖辈,嗯,有一位学会了自定义武装的,制作来留给后人保命的。”金看了紫堂一眼,说道。

“当然,这样一来,这魔法的持久性就得大打折扣了。”金有些无奈,叹了口气,“所以才要你们帮忙嘛。”

走廊里的邪祟张牙舞爪,天空中飘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黑衣人,窗外的地面上,archer和她的master在苦苦挣扎。

“呵,看来是必须要灭了那个黑衣人才行咯?”雷狮那犀利的眸光瞟向窗外。

“那我们先合力杀出去再杀了黑衣人吧。这卡牌能坚持多久?”凯莉问道。

“三十分钟,所以我们必须速战速决。”金皱着眉头答道。

“好。”saber点点头。

“那么事不宜迟。”安迷修也表示同意。

那些怪物的身体又细又长,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它们的嘴巴特别大,嘴角一直裂开,露出棕黄色的獠牙,光看着就让人心里发毛。它们一只接着一只闯入这间教室,随意挥舞着巨大的爪子,弄得周围一片狼藉。

“大家当心!快用自定义武装!”金大喊。一边拉着格瑞,金甩出卡牌--那张自定义武装。瞬间,黑色的巨大箭头冲出去,怪物一下子死了一片。“大家快走!”金打出了一条通道,示意大家先离开这间教室。只是,saber深深地望了金一眼,意味不明。

“哇噻!金也好厉害!”被金拉着的格瑞只能再次感叹。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相信格瑞的内心很崩溃,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安迷修双手持蓝黄双剑,雷狮提着大锤子,saber手中握着不可视的大剑,凯莉操控玫红色的新月刃,紫堂也召唤出他的坐骑--幻影龙蜥。

几人合力,一路杀出教学楼倒也畅通无阻。

可是,就在金踏出教学楼大门的那一刹那,怪事发生了。

地面上突然发出黑色的光,金动作僵直,停在了那里。湛蓝的眸子渐渐失去色泽,他面露苦色,双手抱着脑袋,突然晃了晃,就倒下了。

格瑞被吓呆了。

“金!金!你怎么样?!”他急忙呼喊。

就在这时,金的身体里分离出来了一个影子一样的人。那人的面相和金一模一样,不过他的头发是白色的,漆黑的眼白里有着红玛瑙一样的眼珠,如果说金是天使,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是恶魔了。

“哈哈哈哈哈!!我居然也会有被算计的时候!还是被我召唤出来的servant算计!倒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那人仰天长啸。

“你是谁?你不是金!!”格瑞瞪大了眼睛,慌张地询问。

格瑞身后站着的众人也惊讶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怎么回事?

“我好难过啊……格瑞……我最丑陋的一面被你瞧见了啊……果然,跟我猜的一样,没有人会喜欢我,你也一样啊。”那人苦笑了一下。

他接着说:“我是谁?我就是一直照顾你的金啊。不信我?呵呵……对,我谁也不是……我连属于自己的名字都没有!我谁也不是!!!”那人突然歇斯底里。

看到这里saber目光闪烁,像是在逃避一样。

天上飞着的黑衣人飘飘然落下来。

他开口了:“算计您?您可真抬举在下呢,我尊贵的master。您比谁都清楚,圣杯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啊。”

“哼。caster鬼狐天冲,你少装蒜,千万别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到圣杯!!!”

那黑衣人闻言,抬手把大兜帽掀开,露出来一对竖瞳,和狐狸耳朵。

“没错,在下鬼狐天冲,职阶是caster。被黑大人召唤而来。”

在一旁的凯莉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你真是一如既往地渴望力量,同时唯利是图呢,我亲爱的哥哥。”嗤笑一声,凯莉开口道。

“别这么说我嘛,我亲爱的妹妹。”

“嘛,既然已经中招了,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是金心中的阴暗面,换言之,是金的一部分。圣杯从来不是本就存在的,而是被制造的。金,就是圣杯的容器。我是金的一部分,那么,我也可以做圣杯的容器。圣杯的制作已经开始,我很快就会永远消失,就让我把话都说完吧。”被鬼狐称作“黑大人”的金的一部分瘪瘪嘴,说道。

格瑞难以置信地看向“黑大人”。

“格瑞,我喜欢你好久了哦。可是啊……”说着说着,“黑大人”开始哽咽,“你喜欢的一直是金,我却不是他……抱歉啊,我偷偷代替了金,享受不属于我的感情,是格瑞你对金的感情。”泪水不知不觉从他那双妖异的眼睛里滑落。

“还真是舍不得你呢……”“黑大人”的下半身已近变的透明起来了,“对了,为了保护你,我在送你的头带上下了封印,其实格瑞你也是魔术师哦。”他勉强笑了笑,“在我消失以后,你会重新得到魔力,一定要平安地击败鬼狐天冲,夺得圣杯哦。”他整个人都变的虚幻了 。

“呵,圣杯已成,唯有强者才能让它屈服,而它从来只实现主人的愿望。我的愿望么……早就得到了满足,格瑞,记得照顾好金那个笨蛋啊,看你的了……”“黑大人”已经完全消失了,只留了这句话回荡在格瑞耳边。

格瑞摸了摸脸颊,发现泪水跟本止不住。“小黑,就叫你小黑吧……等等!”格瑞的声音颤抖着,“谁说我不在乎你的?!!!回来啊!!!”

可惜小黑再也听不到了。

格瑞的发带突然之间闪现耀眼的白光,刺得人无法睁开眼睛。等众人反应过来,格瑞已近变了模样。他有着银色的发丝,紫色的眸子好像夜空中的星。

小黑的那份感情,是在太重、太重,格瑞像是失了神一样,跪坐在昏迷不醒的金旁边。

跟他们最熟悉的安迷修特别同情格瑞,也想不到事实真相会是这样的。安迷修闭上眼睛摇摇头,雷狮拍了拍他的肩膀来表示安慰。

凯莉眯起眼睛,看了格瑞一眼。紫堂幻在犹豫要不要安慰格瑞。

可是,鬼狐是不会放过如此的好机会。他神情微动,一把和雷狮一样的白锤子悄然在手,毫不犹豫地释放大招向金和格瑞那里砸去。

“小心!!!”只听见saber大喊一声。

“咚!!!”锤子砸在了空处,留下一个巨大的坑,和飞扬的尘土,saber、格瑞和金都不见了。

(在一个神秘的空间里)

saber口喷鲜血,模样狼狈。金昏迷倒地,格瑞依然跪坐在地上。格瑞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saber在关键时刻发动了自己的宝具——异空间。并且把格瑞和金都带了过了。由于金失去了小黑,魔力大减,这一下是saber跟本承受不起的。

这异空间好似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据说有主的异空间会反映主人最想回去的地方。

“咳!”saber又吐出一口血,“是不是好奇这是哪里?”他问格瑞。

“啊……嗯。”格瑞终于回过神过来。

“呵,这里就是你生活的那城市啊。”

“什么?”

“要是你做出了错误的选择的话。”

“这话什么意思?”

“我来自于未来,我就是你。”说着,saber把遮住半边脸的刘海撂倒耳朵后面。露出来的脸,轮廓和格瑞并没有什么不同。加上两人现在都是银发紫眸,让两人跟加酷似。只是saber那只被刘海遮住的眼睛早已空洞无光,有一条伤疤从额头穿过眼睛,一直蔓延到脸颊,和格瑞那张完美无缺的英俊脸庞一对比,更显得丑陋不堪。

“好奇我脸上的疤痕是怎么回事?”他轻轻吐出一句。格瑞点头。

“那是我为我的无知付出的代价。是我让好好的城市变成这样啊……我好后悔,无时不刻在后悔啊!”他接着说,“我回来,是告诉你不要做出让自己悔恨的事。重来是痛苦的,被悔恨折磨更加是痛苦的。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啊!”格瑞点头如捣蒜。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好像情绪都可以互相感染一样。

“咳……我也……快要没有……时间了……”saber就快用尽所有魔力,他拼命支撑着,虚弱地说:“记得……要遵从……自己的内心,看你的了……嘛,我相信你……就等于……相信自己啊……呵……好久……没有说过……那么多……话了……”最后一丝魔力也燃尽了,整个异空间结界随着saber的随风散去而分崩离析。

格瑞得目光已不在呆滞,他变了,从此他不再是以前那个他了。他的紫眸里闪烁着跟saber一样的锋利的光。他不再畏惧,不再逃避,他要守护好金,只因为他不想再在品尝失去的痛苦。

他定要赢得圣杯,阻止灾难。

—TBC—
见鬼,这文卡的要死啊……我尽力了orz不知道感觉到了没。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