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画的写的都不咋滴,主要凹凸和全职=v=
叶周可逆、瑞金不拆

{Fate*Aotu}【瑞金】注定?#06

好吧,事实证明不能太高估自己啊……根本没有提前
嗯,还是格瑞和金重度ooc预警
其他人物基本本色出演
私设多,剧情辣鸡,请见谅
前文麻烦戳我主页,谢谢

》》》》》06.弥天大谎(上)

“炽天使的祝福,神圣治愈术!”金把卡牌抛起,大声念出咒语。安迷修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不是吧?魔法都那么逆天?要是可以公开于世,让医生们靠啥吃饭啊?”格瑞理了理刘海,感叹道。

“不是啦---这种魔法属于光明祭司,而光明祭司一脉单传,几百年前就没了踪迹……不可能的哟~他们最明显的的特征是额头上有太阳的标记,不是化妆术可以掩盖的哦。”凯莉眨眨眼道。如果真是那样,金得一直戴着发带吧?所以当然不可能。

“是的。”金点点头表示同意,“是我家里的祖辈认识光明祭司。我们家族的特殊能力可以把别人的魔法放进卡牌里,然后念相应咒语就可以了。那种级别的魔法卡牌是相当珍贵的,老古董哩。”安迷修脸色好转,不由看向金,薄荷绿的眼眸中充斥着感激。

“那,我替他谢谢你,帮上我们大忙了。”雷狮挑挑眉毛,终于憋出一句话。

“没事啦,反正现在从这里出去,解除危机才是第一要务嘛。”金笑着说。谁也没注意到,他天空似的双眼里闪过一丝阴霾。

“真是的,金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啊!”格瑞只能如此感叹。

“格瑞,你……唉,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可是---我没有办法避免那些危险的事情啊……”

“有我,不用担心。”saber也算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行动派。没想到他也会安慰人。

凯莉又眨了眨眼。这位素有“星月魔女”之称的小姑娘不知道长了多少个心眼儿,简直是比他那个失踪已久的哥哥还要厉害。这预示着,她察觉到了什么……

他们说话间,来自地狱的恶魔们也没闲着。呵呵,不过被saber这个行动派先斩为快了。

“那么……我们的计划呢?”突然弱弱地,不知从哪里飘来一句话。好吧,这位不太说话的人,根本就没有存在感啊,不像saber气场十足让人无法忽视。

“对啊,怎么偏题了呢~还是我家rider紫堂君比较正经耶~”为了增加信任,凯莉也借机报出自家servant的职阶和名字。

这时,大家都看向金。只有他还隐瞒servant的名字,好像令人无法信服。

“啊,抱歉,我家的saber失忆了,记不得名字。嘛,人都救了耶,要是我可以独自出去,哪里用得着管你们啦?”金微微眯起眼睛,嘴角若有似无笑意,添了一点威胁的意味,言下之意是,在场的没有人能独自出去,不妥协也得妥协。倒显得他不是表面上的年纪。

他顿了一下,又道:“办法嘛,也很简单,杀出一条血路咯。”淡定得不得了的话,让人莫名感觉可行,也挺奇怪的。

“不相信我?”看来他是要解释了,“总得相信我的魔法吧?”他轻轻笑着,从卡牌包里拿出他的秘密武器,交给每个魔术师。

“自定义武装?!”是个魔术师看见了都不能淡定,因为这种东西连存在与否都是一个悖论。先前的治愈术虽然稀有,但还是能肯定存在的,而这种传说中的传说……实在太令人震惊了,饶是在场几位魔术师的眼界和定力,也都得惊叹出声。

“有这东西,你怎么不能独自出去?!”雷狮不由得怀疑。

“可能是因为这不是完整的自定义武装,自定义武装是一个独立的法术体系,不是卡牌类魔法。”紫堂扶扶眼镜,解答了这个问题。
—TBC—
比之前更短了,但是明天军训不能再晚点了orz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