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画的写的都不咋滴,主要凹凸和全职=v=
叶周可逆、瑞金不拆

{Fate*Aotu}【瑞金】注定?#04

任何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周更也只能尽量了
前文戳我主页,麻烦了orz
其实这作品还是重在表达感情吧
还是格瑞和金ooc严重,其他人都是本色出演吧
我打斗场面写得挺渣的,见谅
以上没有问题,请进

》》》》》04.首战爆发(下)

“saber,我们还是且战且退吧……这种法术可以通过吸收普通人的灵气来达到强化自身的效果,只要法阵不被破坏,baserker就是无敌的。”金眉头紧锁,但还是冷静地分析了情况。

“好。”saber从来只说必要的话。

往日充满欢声笑语的学校,现在显得特别死气沉沉。似乎是弥漫着的魔力,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金伸手从腰间别的皮革口袋里拿出了几张卡牌。

“我们边跑边想破坏法阵的办法。(咒语)装备---凌波微步!”

于是,格瑞一脸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脚后跟上有了半透明的翅膀。别说,还真蛮好看的。

“金,那是什么啊?”格瑞好奇地问道。

“是魔法啊。我早就做好万全的准备了……这种装备做出来就是为了跑路用的。详细的晚点再说,现在来不及了。这里太空旷了,格瑞、saber,我们向教学楼跑,那里障碍物多,好躲避,让我有时间想对策。现在跑!”三人拔腿狂奔。

“切,你们是逃不出学校大门的。当我有足够的魔力之时,我的速度跟闪电是一样的,是光速哦~”好像在说一群将要被踩死的蝼蚁一般不屑,baserker再次口出狂言。

说罢便脚踏紫光,一闪一现的,肉眼根本无法捕捉到他的完整身影,只能堪堪捕捉到那长长的白色头巾。

“傻逼骑士,你自己小心点。”只留了这句话飘到安迷修耳朵里。

“塌塌塌塌塌”,金和格瑞带着saber快速穿梭在熟悉的一条条走廊里。baserker追得有点磕磕碰碰,因为熟悉这里的安迷修没有和他一起。

终于,金这一伙人跑到一间教室里,因为实在是跑不动了,刚好魔法的时效已过。

“如今之计有两个,要么,找到阵眼并破坏,要么,杀了安迷修学长。”金稍晚缓了缓道。他一路上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不然不光是自己,他最在意的人也会跟着遭殃。

“哼,你什么都办不到的。”不羁的声音,baserker扛着锤子进来了,“因为我这就来杀了你们。”

突然,金倒吸一口冷气。

baserker不解,嘲讽道:“是害怕了吗?呵呵。”

“呃啊!!”安迷修不知何时出现在baserker身后,似乎是受了伤,痛苦地出了声,“咳!你才要自己小心点啊……愚蠢的恶党……”

此时安迷修正倒下去,baserker一把将他揽入怀中,这才发现身后有很多邪祟,模样可怖,想必刚才是它们偷袭baserker的。

“是不是你们?!”baserker有些气急败坏,觉得是金他们干的好事。

“我说不是你大概不会信,但是真的不是啊……”金想了想,只能这么回答。

“嘻嘻,本小姐话搁在这儿了,真不是他们哦~”突然一句话传来,明显是个小姑娘的清脆声音。

循声看去,一个乌黑长发齐腰的女孩身穿漂亮的裙子,头上戴着五角星发卡,她的身边站着一个紫罗兰色头发,戴眼镜的腼腆男孩。

“哦?那么是你们咯?!!!”baserker怒火未消,又质问道。嘛,任何人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被打乱的话,多半会不爽吧,更别提那可是baserker啊。

“一样,本小姐说不是,你会信吗?”女孩也笑了。

—TBC—
有点短,来不及了orz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