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画的写的都不咋滴,主要凹凸和全职=v=
叶周可逆、瑞金不拆

{Fate*Aotu}【瑞金】注定?#03

嗯,本篇《注定?》暂定为每周日更新
这是我挑战自己文力的极限
因为我是一个月内才开始写的新人
所以如果觉得违和请见谅
还有ooc预警
和一定很诡异的打斗场面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请进

》》》》》03.首战爆发(上)

“啊,是很巧,金学弟。”安迷修挠挠头,显得有点尴尬。

“真是想不到热爱剑术的优等生会是魔术师啊。”金笑笑说。

“可不是么,我也想不到你这样的天才少年会是魔术师啊。”

这两个全校知名的好学生倒也懂得礼尚往来。

“天才少年才更应该是魔术师嘛,安迷修学长。”

“好吧,说不过你。”金的聪明让他在唇枪舌战上略占上风。

“哼,我说傻逼骑士,跟对手废话有用吗?”话虽然这么说,这个servant其实还是很护主的。

“恶党,在外人面前给我留点面子不行啊?!”

“摊上你这样的master算我倒霉。”这servant二话不说,一把白色的大锤子已然在手。

“我都跟你讲好了计划,万事都已具备,所以你废什么话?”他又接着说。

“恶党,你是在逼我做违背骑士道的事。”突然安迷修好像不情愿了,低吼道。

“哈哈,骑士啊,你怪不得我,是你师傅让你参加这惨绝人寰的战争的啊……”那servant张狂地说。

“是啊。”安迷修想着,不情愿又能怎样?反正战争已经打响,不你死我活是不能结束的。自从他师傅教他魔术开始,就没有回头路了。

“你知道就好。我先去会会对方servant。”话音刚落,这有着灰色头发的青年提着锤子走上前去。

“哦?锤子?多半是baserker了吧。”金在脑子回想祖辈父辈留下的资料。

“哈!知识倒是渊博啊……没错,我是baserker。”他丝毫不减狷狂。

空旷的篮球场上回荡着重重的脚步声。天上的云层里紫色的电光闪烁了几下。

白色的锤子不停挥舞,将风给撕裂,那只是他在活动手腕而已。

锤子在一瞬间向金砸去。格瑞站在一边睁大眼睛,试图去拉着金躲开,但他猛地发现,根本是来不及的。金依然淡定,没有要躲开或者接招的势头,看得格瑞手心冒汗。

“铛!”锤子砸落。

saber接下了这一招。劲风把他的披风吹的呼呼作响。他一手握着空拳,一手成掌,好像有一把剑一样。似乎是砸在空处的锤子怎么也落不下去。

baserker眼神一凝,撇撇嘴道:“不可视的剑?宝具起码是A阶的。真是不可思议呢。”

“你说过的,少废话,看招!!!”saber面无表情,冷冷道。

saber腰间的两把刀,一黄、一黑不知何时悬浮起来,幻化出了好多把,多到数不清的刀,全部指向安迷修。

“刷!!!”在saber的意念控制下,那些刀破空而去。

baserker极速向后方跳跃,站在安迷修前面,一道紫色的电网拔地而起,每一把刀穿过去时,便灰飞烟灭了。

双方都清楚这不过是试探而已。

“格瑞,这里不安全,你先走吧。”金望向格瑞,有点担心。

“不行,你又想丢下我?”格瑞摇头,好像是在抗拒。

“格瑞!这不是儿戏!是战争!你在这里,只会是我的累赘!”金把口气放重了些许。

“那么危险?!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啊?!那样我更不能离开了啊,因为金对我来说最重要了!”格瑞一副气急了的样子。

与此同时,安迷修他们也好像在商量。

“好吧、好吧……”安迷修叹了一口气。

“古老的法阵啊……听我的召唤……”

金才听这一句吟唱就发现不对,但他没有阻止的办法。

“格瑞,现在你是想走也不行了呢……”金的语气里透露着歉疚。

“接着。”金将一张卡牌掷给格瑞。格瑞倒是饶有兴致地观察起了这张道具卡牌。

“saber,注意周围。”金吩咐自家servant。

“是,金。”

“我愿信仰绝望,世间再无光芒……”安迷修还在吟唱,腰间的双剑微微晃动,发出轰鸣声。随后,蓝色的那把变成了一个蓝色长发的少女,黄色的则变成黄色短发的少年,他们都酷似安迷修的模样。

“原来是器灵一派啊……他们能把自己的三魂中最多其二赋予武器,从而让武器化为人形,从而使武器与主人心有灵犀,发挥出更大的威力。他们还懂得如何以命换命……”知道这些只能让金更加不安……因为这证明了安迷修在拼尽全力,如果不是势在必得的话,是不会有魔术师如此选择的。

“……开启吧,修罗场!!!”安迷修终于吟唱完毕,他的剑相比于之前,暗淡无光多了。

“果然是这个么……”金喃喃自语。

这时候baserker的紫眸中光芒大盛,一道道紫色的电光形成柱子,最后连结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把整座学校笼罩在里面。

格瑞又大吃一惊,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这世上怎么还有着种操作?woc想想就很帅啊!

金当然已经有了应对措施。

“绝对领域,启动!”

格瑞先前拿着的卡牌发出金色的光,这些光洒在金他们三个身上。这张牌的效果是抵御负面能量。

安迷修和baserker对视了一眼。安迷修已经有些稳不住身形了,不过显然他们信心十足。

baserker又发起了一次冲锋。

他的眼睛已经散发出紫罗兰色的光,无时不刻在溢出。他的速度快如闪电,眼中光芒因为视觉的短暂停留画出长长的直线。

很快,那双眼睛和saber深紫色的独眼对上了,一深一浅的两只眼睛似是要擦出火花来。

“砰!!!”

这次saber主动抬起握着空拳的右手---其实有一把剑,向berserker挥去,和闪烁着电光的白色锤子撞在一起。saber无法卸去冲击力,不住后退了几步。

“啊!!!”
“啊!!!”

突然,学校范围内听上去痛苦的叫喊此起彼伏。

“果然……”金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格瑞也发现事态进一步恶化了,因为每一次叫喊声,都让baserker身上的光更亮一些。

这些声音让安迷修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呵,这都是违背了骑士道的事情啊---欺负弱小的普通人让他的良心受到自己的谴责。

而baserker脸上的笑容更加张狂了。

“哈哈!安迷修,我们就要离目标更近了!”他一点也没有掩饰自己的兴奋。

—TBC—
抱歉,肝不动了……就先这样吧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