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画的写的都不咋滴,主要凹凸和全职=v=
叶周可逆、瑞金不拆

{Fate*Auto}【瑞金】注定?#02

因为学习更新不定期,请见谅
这个坑大概十篇之内完结吧……
应该是刀,但最后会甜的。吧?
em……我就不确定了哦
还有
金和格瑞严重ooc预警,慎戳。
本篇雷总安哥出场
前文请直接戳我主页,麻烦了orz

》》》》》02.蔓延

是夜,金的家中。

“是,在下都忘了。”青年只露出半张脸孔,本来绝美的长相在伤疤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锋锐。

“本来希望通过你的记忆来推测你的身份,可你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就算了吧。”金的声音十分沉静,和格瑞见过的两种都不甚相同。

saber(剑士)的目光不经意地闪了闪。

“所以,master(主人),您应该很了解圣杯战争?”

“对,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而且,我很早就开始准备了。”

“那么,master,请问您有什么计划?”saber感受着体内澎湃的魔力……可能比他想象的丰裕许多。以及,望了一眼金手背上的契约。那是金灿灿的图案,十分华丽。这个契约有三层,每一层都可以下达一个servant(从者/英灵)必须执行的指令作为对servant约束。这个指令甚至可以是让servant自杀。所以,几乎不会有servant背叛master的情况。

“当然有。你为我泡壶茶,听我慢慢道来。”

服侍master确实是servant的份内工作。saber很乖巧,没有抗拒。金把这归结于,saber遗失了记忆,所以才没有傲慢。因为可以成为servant的人通常都是名声显赫的伟人,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不一会儿,茶包好了。金尝了一口,发现正是他最喜欢的红茶,香甜的味道恰到好处,很对他的胃口。金略微有点诧异---saber没有开口问过自己的喜好,怎么猜的那么准?不过,当然只是巧合吧……金也并未多想。

然后,他们讨论了一个晚上。

翌日,一缕清晨的阳光洒在金的大床上。而saber,真的,算得上是历经那么多年,那么多次圣杯战争中,照顾master,当master的仆人最走心的一个了。

servant只要有魔力的供给,完全可以不饮食不休眠。

他将这栋房子重新清洁了一遍,还在入口和各个窗口设了魔力禁制,以此来保护master在休息的时候不被袭击。他还洗好了金的校服,用魔力将其烘干熨烫,叠放整齐。

他准备好了早餐,用魔力保持着温度的稳定和恰到好处。接着,该叫金起床了。

金是个十分自律的人,没有起床气,也从不赖床。其实金的生物钟一向挺准的,不过saber悄悄地用了魔力,好让他睡的更舒服些。

“master,该起床了。”

“嗯,挺久没有睡的那么安稳了,谢谢。”

saber像是想起了一些什么,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恢复正常。“跟我不用那么客气的,master。”

“唔,saber,你叫我金就好了……嗯,金色的金。”

“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沉默寡言性格冷淡的saber,似乎对金格外的好。

就像是仆人服侍贵族一样,saber为金穿戴衣物。

当saber为金系上领带的时候,金微微抬起下巴,用睨视的目光看向saber那只露出来的眼睛。saber在察觉到的时候显得有一丝慌乱,不过还是掩饰了过去。

“噢,上次有仆人这样服侍我是多久以前了?大概是我父亲还在的时候吧……后来虽然我依然有钱找人服侍,但总觉得假惺惺的关心太恶心……saber,其实,我可以自己……”

金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照顾master是我身为servant的职责,金。”

“难倒你不是冲着圣杯而来?”

saber没有回应这质疑……其实,他在心里默默回答了,不是的。但他没有说出口……因为说了会更加被误解、更加被怀疑。

然后,saber默不作声地做着手里的事。

穿戴整齐后,还搬来一面一米八的全身镜,让金看看是否满意。

挺常见的西装校服硬生生地被金穿出贵公子的感觉。镜子里的翩翩少年,全身都散发着阳光般的温暖。

金稍作梳洗,坐在餐桌前。

早餐是面包、培根、荷包蛋、燕麦粥、和一杯卡布基诺。味道也确实好极了,金也肯承认saber的手艺不比自己差。作为一个温柔的人,金从来不会吝啬夸奖:“做得很好,saber。”saber轻轻地点点头。

也确实让金纳闷的是,他的喜好被猜中一次解释为巧合,这 saber怎么那么神通广大?连他今早会想喝咖啡、爱喝什么咖啡,咖啡里喜欢加多少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嗯,大概因为契约吧。金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saber把早就收拾好的书包递给金。

“金,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金想了想,道:“隐身跟着我,没问题吧?”金今天的心情非常好。因为顺利将七个servant中通常最为强势的saber收入麾下,为他赢得圣杯战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可是他总隐隐有点不安。

“是。”

到了学校门口格瑞远远看见了金。格瑞一个劲儿地想他挥手。让金的心稍稍安定下来。

一天都挺顺利的。除了格瑞上课被叫起来回答问题,又是金帮了他,以及格瑞在食堂里又做了一些无意识跟金亲热的举动,引来不少女孩子的尖叫,以外,其他一切正常。

然而,格瑞练球的时候,出现了异样。

这个时候,其实大部分学生都回家了……但还有极少一部分人因为社团活动留了下来。

天空突然乌云笼罩,电闪雷鸣。那些闪电甚是奇特,紫色的,非常明亮,不同寻常。

金二话不说直接冲入篮球场,从观众席那里,用的速度对于不善于运动的他而言简直超负荷。他必须马上到格瑞的身边。

“果然,开始了。”金面色凝重。

然而格瑞听得一头雾水:“金?什么开始了?”

“唉。”金叹了口气,道,“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的。呆在我身边,相信我就好。”

虽然还是一头雾水,但格瑞定了神,点点头。

“saber,现身吧。”金说道。他也确实有先见之明,不然就要浪费一条指令在这无意义的召唤上了。

“是。”有着瀑布一样银色长发的servant现了形。

“来者何人?!!!”金喝到。

“最后的骑士阁下及其servant。”声音又嚣张又霸道。

“骑士?难倒是rider?那么这么会有servant?”显然saber没想明白,冷冷问道。

“呃……我想最后的骑士阁下应该是master的称号吧。”

“是,master英明。”saber愣了一下,回答道。

听着,格瑞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哼,”只听那张狂的声音又道,“报告master,据侦查下方一名master一名servant还有一个普通人。”

“哎,我说过不可以伤害普通人的啊!恶党。”对方的master呵斥道。

“master,'见到弱者就要踩,见到好处就要抢'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真拿你没办法,到底谁是master啊?!恶党!”

“呵,还没开打呢,那边就已经内讧了。”格瑞嘲讽道

“master,再怎样也不能被看扁啊……”

“你说的对,恶党。”

于是两人从天而降。

一个人有灰色的头发,和紫色的眼睛,戴了一条白色的头巾,上面有颗显眼的五角星。另一个呢,褐色的头发加一根呆毛,眼睛是绿色的,腰间别了一黄一蓝两把剑。

“安迷修学长?!”金和格瑞异口同声。

噢好吧,这位学长是学生会的主席,而金恰好是副主席。格瑞嘛,以前是这位学长在剑术部的后辈。

“真是巧啊,安迷修学长。”金沉声道。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