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画的写的都不咋滴,主要凹凸和全职=v=
叶周可逆、瑞金不拆

{Fate*Aotu}【瑞金】注定?#01

嗯,可以显示此文背景的第一章!!!
私设多,其他人物有,
以及
格瑞和金ooc严重!!!非常严重!!!
以上没有问题再请进!!!
ps.上一篇番外跟主线剧情有关,以及有#00篇,总之以后看前文请直接戳我主页(因为我是个链接废)麻烦大家了=v=

》》》》》01.周而复始

篮球场上,人声鼎沸,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那个人有乌黑的头发,黑色的发带把张扬而富有个性的刘海束起,好凉爽舒适一点。黑曜石般的眼眸锋芒毕露。

“咚!咚!”

叫人分不清是听见篮球砸在地上的声音,亦或是自己的心跳声。

无意间瞟一眼计时器,时间已所剩不多---只够再一次进攻了。而比赛双方的分数咬得很紧……结果在此次进攻后就会分晓。成,则胜;不成,则败。

他开始行动了。

他熟练地运球,身形快如闪电。一路过关斩将,竟是无人能挡。眨眼间,他已在三分线外了。

不过,他好像陷入短暂的犹豫。是继续冲向篮板,还是交给队友?不,都不是最佳选择。

他有一瞬间让人觉得他要传球,但随即他向后跃起,然后瞄准篮筐,惊人的弹跳力允许他在半空估算力道和抛物线,腰部蓄力,用双臂狠狠将球掷出……

哨声响起,他跌倒在地。

球也应声入网。

观众席传来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特别是女生们,尽情叫喊他的名字:“格瑞!帅炸了!!!好棒!!!”

这时,有一个金发蓝眸的少年走上前去,将黑发青年扶起。

金发少年笑得很温柔,他说道:“格瑞,这不过是校内的友谊练习赛,有必要这么拼吗?有没有摔伤啊?”

“当然!金学习那么好,我是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啦……我又不能什么都做不好……”青年的一张俊脸上写满了傲娇。

“好好好,我家格瑞今天也做得很好,其实格瑞你学习努力一点,也一定可以的。没伤着就好,下次小心点。”

“是吗?嘿嘿,我知道啦。”格瑞还是很不虚心地接受了金的鼓励,还因为“我家”这个词暗暗窃喜。唔,虽然金给他一种大哥哥一样的感觉……见鬼,金明明只有十五岁,明明应该是一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格瑞有点恼火。

金牵着格瑞的手,带他逃离粉丝们的围追堵截,特别是那群让格瑞厌烦得不得了的女生,整天就知道做些有的没的事情……啧,真麻烦。

于是两人提着书包,飞快地跑出校门,还抄了近道,总算是摔掉追着格瑞的疯狂粉丝们了。

终于,只剩两人在回家路上走着。他们是发小,当然得是邻居,所以理所当然同路。

两个人喘着气,格瑞忍不住吐槽:“天啊!我有那么吸引人?!”

“有啊,格瑞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生。”金笑笑说。

“真是太麻烦了。虽然那是事实,但我有金就够了啊……”

金愣住了,呆呆地望着格瑞,开口:“真……真的?”

格瑞很认真地点头:“当然!”

金那蓝得清澈明亮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异样的情绪,但是他眨眨眼,掩饰了过去,接着又笑了:“那真是太好了呢。”

“今天我也给格瑞做晚饭吧。”

“好。”

嘛,格瑞是被金宠坏了的孩子,虽然他比金还大。

回到格瑞家里。那是一栋日式豪宅,嗯,特别传统的那种。

金身穿围裙,刀工细致精准,又富有节奏,十分悦耳。

格瑞在一边帮忙,一边看着金---看得很入迷。怎么能有那么好看那么温柔的人呢?

不一会儿,一桌香喷喷的饭菜已准备就绪。

两人有说有笑地用餐。

金时常会住在格瑞家里。因为他们都是孤儿,几年前收养格瑞的好心剑客因病去世;金的姐姐也是常年外出不归,所以相依相伴也实属正常。

不过金今天似乎不打算那么做。

“格瑞,我很抱歉今天有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回家去,就不能陪你了。”

“好。”虽然格瑞不很情愿,但是既然金这么说了,就一定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吧。所以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难免会有点失落而已。

金帮格瑞把碗筷都收拾好,就离开了。

他们本就是邻居嘛,金走回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儿。

金回到家里。这栋房子倒是和格瑞家形成鲜明对比。这是一栋洋房,巴洛克风格的,很是别致。

金进了门。因为金每周都打扫整栋房子,所以并没有太多灰尘,红木家具让室内显得非常复古。没错,这些家具都是有历史积淀的。

金上到二楼,推开沉重的木门,只见书架上摆着满满的书籍,书桌上放着的羊皮纸和摊开的笔记本里写满了常人看不懂的鬼画符。再仔细看看那书架上书籍的名称,更是令人费解。

因为,那些都是魔文。金,出生于魔术师家族。哦,这里说的不是那些用障眼法迷惑观众的小把戏……而是真正的,可以搞出超自然现象的,魔法。魔术其实是魔法与咒术的统称。

而且,日本的这座城市一直都有一样让世界各地的魔术师都垂涎的物品,被誉为---圣杯。每过六十年,圣杯战争将按时开启,有七位魔术师有参与其中的资格,而他们都将要召唤属于自己的英灵servant,他们就会成为master。他们将互相斗争,只有最后的胜利者能够获得圣杯,并能够让许下的任何愿望实现。

今天,是第七次圣杯战争的启动之日。

金取出早就准备好的魔力储存卡牌。顺带一提,每个魔术师家族的战斗方式都不尽相同,有的将宝石作为力量的源泉,有的善于使用铭文的奥秘,有的与生俱来就拥有超能力,还有很多,在此不便一一赘述……而金的家族,擅长于卡牌的制作和使用。

金稳住发抖的双手,艰难地在地上用特殊的材料制作的墨水勾勒出复杂的图案。金眉头紧锁,断断续续地念出复杂吭长的咒语。法阵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砰!!!!!剧烈的能量肆虐,狂暴的飓风席卷,把周围搅得天翻地覆。

等到一切归于平静,有一个人凭空出现了。

这是一个青年男子,虽然他有着月光般的银色长发倾泻下来,长及腰间,甚显妖异,头发还将半边脸给遮住了。发梢微微卷曲,美丽得令人惊叹。不过他露出来的半边脸上伤疤狰狞,硬生生地把那份美好给破坏了。依稀还看得见,如果那张脸还完好无损,那么真的是完美极了。还有他的眼睛,就像是星辰一样,紫色的,又高贵又冷艳还不乏锐利。眉宇间在诉说着冷冽的性情,和淡淡的哀思。

他着铠甲,银色的,映衬着他的长发。披着一件墨绿的披风,腰间别着两把短刀,一把是黄色的,一把是黑色的。他露出的那只耳朵像精灵一样,尖尖的,戴着一枚金色的耳坠,形状奇特。

“很荣幸见到您,master。请称呼我为saber。我很抱歉来的时候出了问题,我遗忘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过这样的话也好,不太容易被他人找出破绽。”紫色的眼眸像最深的潭水,毫无波澜之下却又好似波澜壮阔。

“哦?我召唤出了传说中的最强英灵,saber?但是召唤不完全?有意思。”

—TBC—
(哈哈哈,我才发现原来我跟雷总同一天生日,实在是又惊又喜啊……)嗯,saber的身份你们自己猜吧,猜到了也别在评论里写,给我留点面子TAT,谢谢orz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