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画的写的都不咋滴,主要凹凸和全职=v=
叶周可逆、瑞金不拆

其实想要搞一件大事情。。。我想当个卖书签的,就是p1-2那样的,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会比较好。。。大概是想自费制作,赚到的钱捐出去吧,又不知道是不是行得通,希望可以有大佬指点一下
后面的是最近摸的鱼和写的字qwq


{Fate*Auto}【瑞金】注定?#10

·flag可算是完成了
·这个我老早就想好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刀子
·绝对没有ooc了,有请指出
·想要前文请戳我主页,谢谢
·关爱文手,从评论开始

》〉》〉》10.尾声:之后的日常

“把一切都还原吧。”——

虫鸣声和绿荫,蓝天和白云,编织出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下午。

“现在,把课本翻到第十章,让我们看到这道题...”讲台上老师眉飞色舞,只是引来学生们的又一声又一声哈欠。嘛,春困秋乏夏打盹是在所难免的,只是老师们从不这么认为。

“……咔!”正在写板书的粉笔突然故意折断,教室里鸦雀无声,因为,那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这时候,大家都知道情况不妙,齐刷刷地都看着老师。老师也像模像样地环顾了一下,之后,目光锁定在一个人身上。好吧,因为只有他趴着睡觉,丝毫没有听课的样子。

这个人有一头月光似的银发,刘海格外张扬。精致白皙的面庞,还有浓密纤长的睫毛。叫人看一眼就移不开了。

“嗯,那个谁?!哦,格瑞!!又是你,上课又不听!!你来解这道题!我想看看你是不是有睡觉的资格!”

格瑞觉得头痛欲裂,但还是强撑着睁开眼,适应了一下亮光。啊,那双紫色的眼睛,似是晶莹剔透,又好像一望不见底的深渊,摄人心魄,望眼欲穿。

他扶着头站了起来。他猛地看向自己的边上,因为他想起来发生了什么。

难道仅仅只是个梦??!?

好奇心像猫的爪子,一下下挠在心上。

他想看到——金好好的在哪儿。

——可是,

是一个女孩子坐在哪里。感受到格瑞的目光,一下子红了脸。“天哪,冰山男神,他看我了!!!”她小声的告诉隔了一条走廊的闺蜜。

格瑞很是失落,他的心好慌。他想用招牌笑容去询问,但发现根本不能。他再也做不出那种表情了。

但是老师不想给他分神的机会了。眼看老师就要发飙了。

这堂课的老师是全校出了名的严格,动不动就把全班同学留下做随堂测试,让学生们叫苦不迭。这不,再不让这严师满意,今天又别想走了。

“格瑞!”老师叫了他一声,把格瑞从混乱的情绪中拉了出来。

“十分抱歉,老师,大概是最近训练太辛苦,就忍不住睡着了。”他自己也很奇怪他开口为什么没有开玩笑,而是彬彬有礼地解释。而周围的同学似乎习以为常,好像他们眼中的格瑞就该是这样的。

然后他淡定的看向黑板上的题目。原本生涩难懂的数学题,他只扫了一眼,步骤了然于胸。“我到底怎么了?”不过他也顾不上多想了,管他怎么回事,反正是福不是祸就对了。

他用淡定的语调解完了这道题。

老师吹胡子瞪眼,也只好说:“看来格瑞同学有好好听课啊,希望下不为例,下课!”

同学们像炸了锅一样欢呼:“耶!!!男神万岁!!!”

然而格瑞不想理会这一切,他冲出教室的门,不料,撞上了安迷修。

“是格瑞啊……正好,今天有剑术部的训练,你别忙得忘了。”

剑术部训练??我不是早退出了嘛。忙??我可是个大闲人啊,除了打篮球啥也不干的。

安迷修说完就想走,格瑞赶忙叫住他。

“安迷修学长,金呢?”他迫切地渴望知道。

“金?哦,你的发小啊……他……”不知为何安迷修愣了一下。

这种心态下,对方的大喘气可以对格瑞造成一万点伤害。格瑞就怕听见坏消息。

“他不是初中部的嘛,今年初三了,还没有下课吧。”

嗯??金难道不是天才吗??

“哦,可能是我忙迷糊了。”格瑞只好这样不尴不尬地掩饰过去。不管怎样他一颗悬着的心可算是放下了。

“哦,对了,你看我,真是。今天要开会来着,会长我们走吧。”安迷修又道。

我??会长??

看到格瑞又心不在焉,安迷修倒也善解人意:“看来你是真的太忙了吧。那么会议我这个副会长就为你代劳了。只是剑术比赛就要到了,训练不能不来啊。”

“你们两个在讨论啥呢?”雷狮突然插进来。

“在说开会的事呢。恶党,你这个风纪委员要是敢再干不来,你自己说怎么办吧?”

“切,笨蛋骑士,要你管啊。”两人边走边扭打着,向会议室走去。

格瑞很想看金一眼,从来没有那么想过。他跑去了初中部,接金去。

他在那栋教学楼门口等金,不时有路过的女生小声夸他帅,但碍于他面无表情,没有人敢上前搭讪。

他看见了呆毛姐弟,看到了雷狮的弟弟卡米尔,那双跟金截然不同的蓝眼睛和格瑞对视,微微点头。

可算是见到金,凯莉和紫堂幻三人走出来了。

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金就向他怀里冲,一边喊:“格瑞!!你来接我啦!!”格瑞明明很开心,但是他笑不出来,只能冷淡地点点头,还下意识地避开了。

“格瑞学长这样的大忙人怎么有空来这里?”凯莉眯着眼,用调侃的语调说。

“我想只是来找金的吧,毕竟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啊。”紫堂推推眼镜,赶忙打圆场。

“对啊,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啊!!”金这样说着,又去抱格瑞。

格瑞明明很想抱抱金,却把金推开了,说:“我没有那么笨的朋友。”语气冷得不行。其实说出口,他就后悔了。

“呜,格瑞一直都这样啊。”金稍微有点沮丧,不过很快振奋起来,“没关系,我会努力做格瑞的朋友的,毕竟那是格瑞嘛!你说对吧,格瑞?”

“笨蛋。”格瑞转身就走。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金的一只眼框变黑,瞳孔变红,用唇语说道:“我还在哦。”

格瑞几不可见地点点头,大步走去剑术部的场地。金马上跟了上去:“等等我嘛,格瑞~”

紫堂和凯莉对视一眼,无奈地摇摇头。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格瑞的追妻之路啊,漫长得看不到尽头。怎么说呢,一个口是心非,一个后知后觉,岂不是绝配?
—END—
我好激动!!!终于!!!写完了!!!番外什么的要看心情!!!接下来会写庐山恋paro,要写三世恋情!!!谢谢观赏!!!求评论!!!

{Fate*Aotu}【瑞金】注定?#09

·我是完成 flag来的,倒数第二章啦
·应该没有ooc了吧
·私设有点多,切勿较真
·剧情还是有点生涩,请见谅
·如果想要前文烦请戳我主页,谢谢
·关爱文手从评论开始

》〉》〉》09.大结局:最后一战(下)

“格瑞……格瑞……格瑞!”四周一片黑暗。

“金!是你吗??!?金!”格瑞已经震惊得不敢相信了。

“……不是哦。”

“……小黑……”

“嗯……哈,我也有我的名字了啊。”轻轻地、轻轻的好像随时会飘散的的样子。

“小黑……唔,我办不到啊……”已经半是哭腔了,嘴角是浓浓的苦笑。

“不要这样说哦。”

“我……该怎么办啊……”

“自定义武装啊……你会的……”

“怎么可能呢?呜……”

“别哭啊,我帮你。”

黑暗于瞬间粉碎。

格瑞再次睁开的双眼,乌黑的眼眶里镶嵌着一颗红玛瑙,惹眼,与光明背离。他站了起来,还拍拍身上不知道有没有的尘土。

“哦?”在混乱不堪的操场上,鬼狐天冲饶有兴致地出声。

众人紧张得不得了,毕竟,生死攸关。

“你们相信我。”此时的格瑞开口了,声音清冷,却十分有力,能让人莫名安心。

众人点头,向后退,准备好了所有防御手段。

“呵,鬼狐天冲,我们是时候算总账了。”

“是呢,黑大人,到底是您死还是我亡呢?”

“你猜。真是无聊的假惺惺呢。”话音刚落,举起烈斩,就是一记所见皆可斩。那巨大的绿色齿轮状的能量环,直直的冲向鬼狐。

鬼狐手中的武器赫然变成了烈斩,有些吃力但还是当下了这一击。不过他接招快,格瑞出招更快,身后一大片刀刃,朝鬼狐的方向杀过去。

“这才是真正的自定义武装啊……”见多识广的凯莉惊叹道。

安迷修一边被雷狮用眼神杀死,一边紧紧搂着金。紫堂惊得眼镜都快掉了。艾比还想着用天使射手远程支援,埃米赶紧把她拉住。

“好啦,不玩啦,该了结了。”格瑞,或许该说是小黑手中的烈斩在空中呈现出许多道光,蜿蜒曲折,勾勒出一把巨刃,向鬼狐劈去。鬼狐堪堪躲过,但是听见格瑞嗤笑一声,说道:

“你上当了,鬼狐。”

格瑞身上冒出黑气,很快,黑气凝结成了箭头,而箭头合并成一个锥子,高速旋转着,从背后洞穿了鬼狐的身体,鬼狐惨叫了一声,再也上不起来了。

黑气又开始弥漫,形成了被子似的雾。中人都阖上了眼,昏睡过去了。

格瑞把一切都看的真切,他知道小黑是为了他才会这样做的。他心中好像有一个开关,被拨动了。

他的眼睛变回了紫色,他缓缓地,一步一步,走向雾中去了。

圣杯认主了,格瑞清醒的知道。

把一切都还原吧。

格瑞许下了他的愿望。

——嘭!!!!!

格瑞又陷入了黑暗中。
—TBC—
还有一章。



{Fate*Aotu}【瑞金】注定?#08

·拖了好久好久啊,抱歉@~@(主要是因为卡住了) 

·虽然文章主体ooc严重,但是求勿喷,我承认我是故意的因为剧情需要,最后你会发现ooc消除的,我保

·没有多少章就要结束了,立了flag国庆假期要完成

 ·这一章大概就没有ooc了吧 ·剧情设计的不是很流畅,请见谅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请进

·还有就是要是对前文感兴趣,麻烦戳我主页,谢谢

 》》》》》08.大结局:最后一战(上) 

你是否相信命运?

 是将信将疑,还是,认同无比? 

这都不重要。

 因为格瑞注定会成为他十年后的模样,这是注定;格瑞注定会发现自己喜欢的是金,也是金的阴暗面——小黑,这也是注定。 

那么,格瑞会作出错误的决定,整座城市会在此役中化为废墟,便不是注定了,是未知,是运气,总之与命运无关。

 因为,事在人为。 

此时此刻格瑞也一定是这样想的。 

强劲的风把一切都吹的混乱了,学校内走尸遍布,黑色的粉尘飘得到处都是,让人的视野不甚清晰。如果从空中俯瞰过去,诡异的线条纵横交错,那是鬼狐天冲布置的法阵,恐怖而强大,他现在一定笑得很欢喜,他的野心眼看就要实现了。乌云覆盖了整片天空,阴郁不堪,学校内毫无生气、空无一人。因为所有人都在操场边的空地上,对峙着。哦,不,与其说是对峙,倒不如说是原来想要争夺圣杯的众人发现了一个长辈没有告诉他们的秘密,圣杯根本不是一样原本就存在的东西,是可以制造的。

当然,那些走尸不足为虑。因为身魔术师的众人都聚集在一起。本以为可以独自为战,但现在想来是不再可能了呢。

形式很清晰也很简单——不击败鬼狐,谁也别想走。可是谁也不清楚鬼狐到底在打什么算盘。而刚才众人所看见的,简直是谜一样的现象,估计就是击败鬼狐的关键。

空间一阵扭曲。

然后,格瑞回来了,或者说,觉醒了。

他缓缓从地面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因跪坐而发麻的双腿。他把散开来的发带重新系了上去。那双紫眸啊,似是最上乘的水晶,闪烁着别样的光彩,淡定而犀利。

他把金轻轻地抱起来,像是怕他醒来一样,然后放到了安迷修怀里,他说:

“安迷修学长,你的为人还是能让人信服的,麻烦你了。”

安迷修点点头,把金接住,当然就站在一边的雷狮瞪了安迷修一眼。

格瑞的那双眼睛寒芒微闪,喝到:

“鬼狐天冲,就像小黑说的那样,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哦?格瑞,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阻挠我?”

“少废话,你试试就知道了。”神色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一把绿色的大剑指控中浮现,指向了鬼狐。

脚上蹬的鞋子上绿光一现,猛地向上一跳,矫健的身姿似乎脱离了地心引力,向鬼狐冲了过去。

“看剑!!!”这一下声势浩大,站在周围的众人都以为格瑞可以得手,然而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鬼狐的身影一糊,已然在格瑞的上方,毫不留情的一锤子砸过去,格瑞躲闪不及,“咚!!!”地一声,地上被格瑞砸出来一个大坑,血雾飘散在空气中,甚为惨烈。

“哼,这就是你所谓的资格?!太自大了吧?!!所谓的强者都会被我踩在脚下!!!”

见格瑞毫无反应,鬼狐的笑容更灿烂了几分,他飘飘然落到地上,继续嘲讽道:

“这就是所谓的希望?!!话可以乱说,英雄可不能乱逞啊!!!呵!!!”

一锤子一锤子地砸到了格瑞身上,毫不留情。

安迷修想把金放下冲过去护住格瑞,但是雷狮拦住了她。凯莉眉头紧锁,新月刃旋转了一圈又一圈,紫堂悄悄握紧拳头,埃米阻止艾米射击的打算。

“你叫啊!!!你喊啊!!!哼!!!反正就要没有机会了!!!”鬼狐的声音越来越大。

但是格瑞默不作声,因为他的意识早就已经模糊了。

他似乎听见了有人在呼唤他。

“……格瑞……格瑞……”

是金!格瑞一下子反应过来。
-TBC-
还有两章XD求评论qwq

{Fate*Aotu}【瑞金】注定?#07

诶,不好意思啊,更新迟到了。
不管怎么样,有人喜欢这文章,有人想看就真的让我特别高兴😃评论什么的尽管发,不用客气的
总觉得我写的大纲已近散架了,剧情垃圾得很,请见谅
以及ooc预警,因为剧情需要耶
主要是瑞金,安雷有,还有凯幻(假的,写的交流那么少TAT)
前文记得戳我主页哦~麻烦了orz
以上没问题的话就请进吧!

》》》》》07.弥天大谎(下)

“没错,自定义武装这么厉害的东西不是任何人都学的会的啊……毕竟是传说中的传说嘛。这些卡牌都是我家里厉害的祖辈,嗯,有一位学会了自定义武装的,制作来留给后人保命的。”金看了紫堂一眼,说道。

“当然,这样一来,这魔法的持久性就得大打折扣了。”金有些无奈,叹了口气,“所以才要你们帮忙嘛。”

走廊里的邪祟张牙舞爪,天空中飘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黑衣人,窗外的地面上,archer和她的master在苦苦挣扎。

“呵,看来是必须要灭了那个黑衣人才行咯?”雷狮那犀利的眸光瞟向窗外。

“那我们先合力杀出去再杀了黑衣人吧。这卡牌能坚持多久?”凯莉问道。

“三十分钟,所以我们必须速战速决。”金皱着眉头答道。

“好。”saber点点头。

“那么事不宜迟。”安迷修也表示同意。

那些怪物的身体又细又长,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它们的嘴巴特别大,嘴角一直裂开,露出棕黄色的獠牙,光看着就让人心里发毛。它们一只接着一只闯入这间教室,随意挥舞着巨大的爪子,弄得周围一片狼藉。

“大家当心!快用自定义武装!”金大喊。一边拉着格瑞,金甩出卡牌--那张自定义武装。瞬间,黑色的巨大箭头冲出去,怪物一下子死了一片。“大家快走!”金打出了一条通道,示意大家先离开这间教室。只是,saber深深地望了金一眼,意味不明。

“哇噻!金也好厉害!”被金拉着的格瑞只能再次感叹。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相信格瑞的内心很崩溃,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安迷修双手持蓝黄双剑,雷狮提着大锤子,saber手中握着不可视的大剑,凯莉操控玫红色的新月刃,紫堂也召唤出他的坐骑--幻影龙蜥。

几人合力,一路杀出教学楼倒也畅通无阻。

可是,就在金踏出教学楼大门的那一刹那,怪事发生了。

地面上突然发出黑色的光,金动作僵直,停在了那里。湛蓝的眸子渐渐失去色泽,他面露苦色,双手抱着脑袋,突然晃了晃,就倒下了。

格瑞被吓呆了。

“金!金!你怎么样?!”他急忙呼喊。

就在这时,金的身体里分离出来了一个影子一样的人。那人的面相和金一模一样,不过他的头发是白色的,漆黑的眼白里有着红玛瑙一样的眼珠,如果说金是天使,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是恶魔了。

“哈哈哈哈哈!!我居然也会有被算计的时候!还是被我召唤出来的servant算计!倒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那人仰天长啸。

“你是谁?你不是金!!”格瑞瞪大了眼睛,慌张地询问。

格瑞身后站着的众人也惊讶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怎么回事?

“我好难过啊……格瑞……我最丑陋的一面被你瞧见了啊……果然,跟我猜的一样,没有人会喜欢我,你也一样啊。”那人苦笑了一下。

他接着说:“我是谁?我就是一直照顾你的金啊。不信我?呵呵……对,我谁也不是……我连属于自己的名字都没有!我谁也不是!!!”那人突然歇斯底里。

看到这里saber目光闪烁,像是在逃避一样。

天上飞着的黑衣人飘飘然落下来。

他开口了:“算计您?您可真抬举在下呢,我尊贵的master。您比谁都清楚,圣杯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啊。”

“哼。caster鬼狐天冲,你少装蒜,千万别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到圣杯!!!”

那黑衣人闻言,抬手把大兜帽掀开,露出来一对竖瞳,和狐狸耳朵。

“没错,在下鬼狐天冲,职阶是caster。被黑大人召唤而来。”

在一旁的凯莉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你真是一如既往地渴望力量,同时唯利是图呢,我亲爱的哥哥。”嗤笑一声,凯莉开口道。

“别这么说我嘛,我亲爱的妹妹。”

“嘛,既然已经中招了,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是金心中的阴暗面,换言之,是金的一部分。圣杯从来不是本就存在的,而是被制造的。金,就是圣杯的容器。我是金的一部分,那么,我也可以做圣杯的容器。圣杯的制作已经开始,我很快就会永远消失,就让我把话都说完吧。”被鬼狐称作“黑大人”的金的一部分瘪瘪嘴,说道。

格瑞难以置信地看向“黑大人”。

“格瑞,我喜欢你好久了哦。可是啊……”说着说着,“黑大人”开始哽咽,“你喜欢的一直是金,我却不是他……抱歉啊,我偷偷代替了金,享受不属于我的感情,是格瑞你对金的感情。”泪水不知不觉从他那双妖异的眼睛里滑落。

“还真是舍不得你呢……”“黑大人”的下半身已近变的透明起来了,“对了,为了保护你,我在送你的头带上下了封印,其实格瑞你也是魔术师哦。”他勉强笑了笑,“在我消失以后,你会重新得到魔力,一定要平安地击败鬼狐天冲,夺得圣杯哦。”他整个人都变的虚幻了 。

“呵,圣杯已成,唯有强者才能让它屈服,而它从来只实现主人的愿望。我的愿望么……早就得到了满足,格瑞,记得照顾好金那个笨蛋啊,看你的了……”“黑大人”已经完全消失了,只留了这句话回荡在格瑞耳边。

格瑞摸了摸脸颊,发现泪水跟本止不住。“小黑,就叫你小黑吧……等等!”格瑞的声音颤抖着,“谁说我不在乎你的?!!!回来啊!!!”

可惜小黑再也听不到了。

格瑞的发带突然之间闪现耀眼的白光,刺得人无法睁开眼睛。等众人反应过来,格瑞已近变了模样。他有着银色的发丝,紫色的眸子好像夜空中的星。

小黑的那份感情,是在太重、太重,格瑞像是失了神一样,跪坐在昏迷不醒的金旁边。

跟他们最熟悉的安迷修特别同情格瑞,也想不到事实真相会是这样的。安迷修闭上眼睛摇摇头,雷狮拍了拍他的肩膀来表示安慰。

凯莉眯起眼睛,看了格瑞一眼。紫堂幻在犹豫要不要安慰格瑞。

可是,鬼狐是不会放过如此的好机会。他神情微动,一把和雷狮一样的白锤子悄然在手,毫不犹豫地释放大招向金和格瑞那里砸去。

“小心!!!”只听见saber大喊一声。

“咚!!!”锤子砸在了空处,留下一个巨大的坑,和飞扬的尘土,saber、格瑞和金都不见了。

(在一个神秘的空间里)

saber口喷鲜血,模样狼狈。金昏迷倒地,格瑞依然跪坐在地上。格瑞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saber在关键时刻发动了自己的宝具——异空间。并且把格瑞和金都带了过了。由于金失去了小黑,魔力大减,这一下是saber跟本承受不起的。

这异空间好似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据说有主的异空间会反映主人最想回去的地方。

“咳!”saber又吐出一口血,“是不是好奇这是哪里?”他问格瑞。

“啊……嗯。”格瑞终于回过神过来。

“呵,这里就是你生活的那城市啊。”

“什么?”

“要是你做出了错误的选择的话。”

“这话什么意思?”

“我来自于未来,我就是你。”说着,saber把遮住半边脸的刘海撂倒耳朵后面。露出来的脸,轮廓和格瑞并没有什么不同。加上两人现在都是银发紫眸,让两人跟加酷似。只是saber那只被刘海遮住的眼睛早已空洞无光,有一条伤疤从额头穿过眼睛,一直蔓延到脸颊,和格瑞那张完美无缺的英俊脸庞一对比,更显得丑陋不堪。

“好奇我脸上的疤痕是怎么回事?”他轻轻吐出一句。格瑞点头。

“那是我为我的无知付出的代价。是我让好好的城市变成这样啊……我好后悔,无时不刻在后悔啊!”他接着说,“我回来,是告诉你不要做出让自己悔恨的事。重来是痛苦的,被悔恨折磨更加是痛苦的。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啊!”格瑞点头如捣蒜。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好像情绪都可以互相感染一样。

“咳……我也……快要没有……时间了……”saber就快用尽所有魔力,他拼命支撑着,虚弱地说:“记得……要遵从……自己的内心,看你的了……嘛,我相信你……就等于……相信自己啊……呵……好久……没有说过……那么多……话了……”最后一丝魔力也燃尽了,整个异空间结界随着saber的随风散去而分崩离析。

格瑞得目光已不在呆滞,他变了,从此他不再是以前那个他了。他的紫眸里闪烁着跟saber一样的锋利的光。他不再畏惧,不再逃避,他要守护好金,只因为他不想再在品尝失去的痛苦。

他定要赢得圣杯,阻止灾难。

—TBC—
见鬼,这文卡的要死啊……我尽力了orz不知道感觉到了没。

{Fate*Aotu}【瑞金】注定?#06

好吧,事实证明不能太高估自己啊……根本没有提前
嗯,还是格瑞和金重度ooc预警
其他人物基本本色出演
私设多,剧情辣鸡,请见谅
前文麻烦戳我主页,谢谢

》》》》》06.弥天大谎(上)

“炽天使的祝福,神圣治愈术!”金把卡牌抛起,大声念出咒语。安迷修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不是吧?魔法都那么逆天?要是可以公开于世,让医生们靠啥吃饭啊?”格瑞理了理刘海,感叹道。

“不是啦---这种魔法属于光明祭司,而光明祭司一脉单传,几百年前就没了踪迹……不可能的哟~他们最明显的的特征是额头上有太阳的标记,不是化妆术可以掩盖的哦。”凯莉眨眨眼道。如果真是那样,金得一直戴着发带吧?所以当然不可能。

“是的。”金点点头表示同意,“是我家里的祖辈认识光明祭司。我们家族的特殊能力可以把别人的魔法放进卡牌里,然后念相应咒语就可以了。那种级别的魔法卡牌是相当珍贵的,老古董哩。”安迷修脸色好转,不由看向金,薄荷绿的眼眸中充斥着感激。

“那,我替他谢谢你,帮上我们大忙了。”雷狮挑挑眉毛,终于憋出一句话。

“没事啦,反正现在从这里出去,解除危机才是第一要务嘛。”金笑着说。谁也没注意到,他天空似的双眼里闪过一丝阴霾。

“真是的,金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啊!”格瑞只能如此感叹。

“格瑞,你……唉,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可是---我没有办法避免那些危险的事情啊……”

“有我,不用担心。”saber也算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行动派。没想到他也会安慰人。

凯莉又眨了眨眼。这位素有“星月魔女”之称的小姑娘不知道长了多少个心眼儿,简直是比他那个失踪已久的哥哥还要厉害。这预示着,她察觉到了什么……

他们说话间,来自地狱的恶魔们也没闲着。呵呵,不过被saber这个行动派先斩为快了。

“那么……我们的计划呢?”突然弱弱地,不知从哪里飘来一句话。好吧,这位不太说话的人,根本就没有存在感啊,不像saber气场十足让人无法忽视。

“对啊,怎么偏题了呢~还是我家rider紫堂君比较正经耶~”为了增加信任,凯莉也借机报出自家servant的职阶和名字。

这时,大家都看向金。只有他还隐瞒servant的名字,好像令人无法信服。

“啊,抱歉,我家的saber失忆了,记不得名字。嘛,人都救了耶,要是我可以独自出去,哪里用得着管你们啦?”金微微眯起眼睛,嘴角若有似无笑意,添了一点威胁的意味,言下之意是,在场的没有人能独自出去,不妥协也得妥协。倒显得他不是表面上的年纪。

他顿了一下,又道:“办法嘛,也很简单,杀出一条血路咯。”淡定得不得了的话,让人莫名感觉可行,也挺奇怪的。

“不相信我?”看来他是要解释了,“总得相信我的魔法吧?”他轻轻笑着,从卡牌包里拿出他的秘密武器,交给每个魔术师。

“自定义武装?!”是个魔术师看见了都不能淡定,因为这种东西连存在与否都是一个悖论。先前的治愈术虽然稀有,但还是能肯定存在的,而这种传说中的传说……实在太令人震惊了,饶是在场几位魔术师的眼界和定力,也都得惊叹出声。

“有这东西,你怎么不能独自出去?!”雷狮不由得怀疑。

“可能是因为这不是完整的自定义武装,自定义武装是一个独立的法术体系,不是卡牌类魔法。”紫堂扶扶眼镜,解答了这个问题。
—TBC—
比之前更短了,但是明天军训不能再晚点了orz

{Fate*Aotu}【瑞金】注定?#05

本篇每周日更新
既然说了就得做到
我也只有努力了orz
一样的前文请戳我主页,麻烦了
这里格瑞和金重度ooc预警
其他人基本本色出演
剧情比较辣鸡,请见谅
以上没有问题,请进!

》》》》》05.混战?

丧尸这种东西像雨后的竹笋一样接二连三地冒出来,不一会儿,整座学校的确像安迷修喊出的咒语一样,变成了“修罗场”了。

虽然借助安迷修的魔法阵,baserker的确爆发出强悍的实力,不过显然是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这种超自然现象只可能是魔法造成的,始作俑者多半是参与圣杯战争的魔术师之一。这种只有一人可以笑到最后的战争,什么阴险的手段都不稀奇。

baserker也并非都是野蛮人,反正和安迷修签约的这位肯定不是。现在形势严峻,可能被两方人马前后夹击,简直麻烦至极。

“雷…狮,”安迷修有点费劲地开口,想让baserker认真听,就不惜叫出他的名字了,反正是新晋servant,也没有多少底细能被人掌握,“匆…匆忙忙跑上来…就是因为看到有人…一个黑衣人…施展了「地狱召唤术」我…无力打断,来…提醒你。”

“黑衣人?”雷狮英挺的眉毛微皱,金他们一伙人一直在他眼皮子底下,当然没空去装什么黑衣人,但走廊里的一男一女似乎脱不了嫌疑。

“很好,怀疑本小姐是吧?呵呵,请注意窗外啊,雷狮。”漂亮的女孩倒是观察细致。

此话一出,连保持防守姿势的金和他的saber,还有好不容易从震惊中清醒一点的格瑞,一起望向窗外。果真,黑衣人浮在空中,向地面上看去,那里站着两个人,头上都顶着个大大的问号。一个是黑发少年,还有手持长弓的红发少女。他们已经被众多邪秽包围了。

待他们收回目光,走廊里的脏东西也越积越多。

形势再次急转直下,他们先前的似乎只能算小打小闹,这一下还真的小巫见大巫了。

“现在看起来,我们不暂时消停一下,谁也出不去呢。”金还是比较淡定的,不愧是跟年长于自己的人混在一起的天才少年。

格瑞接着他的话说:“新账旧账以后再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我们可以有以后吧?”格瑞也不愧是被金的光芒掩盖的聪明人,一句半开玩笑的话让人感觉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切…”雷狮才敢说一个字,就被安迷修打断了。雷狮那股霸道劲他能不晓得?雷狮死也不乐意求助于他人,的确是一身傲骨。但是现在着个形式能不变通吗?

“我们…同意。”安迷修继续吃力地说。

“赞成。”女孩娇笑一下,应道。

“听凭金的差遣。”saber回应道。

“好吧,我先救安迷修学长,顺便商量下怎么出去,无组织无纪律是没有用的。”金伸手从腰侧的卡片盒中抽出一张,说道。
—TBC—
要死,更的越来越短了啊……下次更新大概会提前的,因为下周过完就要军训去了orz

{Fate*Aotu}【瑞金】注定?#04

任何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周更也只能尽量了
前文戳我主页,麻烦了orz
其实这作品还是重在表达感情吧
还是格瑞和金ooc严重,其他人都是本色出演吧
我打斗场面写得挺渣的,见谅
以上没有问题,请进

》》》》》04.首战爆发(下)

“saber,我们还是且战且退吧……这种法术可以通过吸收普通人的灵气来达到强化自身的效果,只要法阵不被破坏,baserker就是无敌的。”金眉头紧锁,但还是冷静地分析了情况。

“好。”saber从来只说必要的话。

往日充满欢声笑语的学校,现在显得特别死气沉沉。似乎是弥漫着的魔力,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金伸手从腰间别的皮革口袋里拿出了几张卡牌。

“我们边跑边想破坏法阵的办法。(咒语)装备---凌波微步!”

于是,格瑞一脸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脚后跟上有了半透明的翅膀。别说,还真蛮好看的。

“金,那是什么啊?”格瑞好奇地问道。

“是魔法啊。我早就做好万全的准备了……这种装备做出来就是为了跑路用的。详细的晚点再说,现在来不及了。这里太空旷了,格瑞、saber,我们向教学楼跑,那里障碍物多,好躲避,让我有时间想对策。现在跑!”三人拔腿狂奔。

“切,你们是逃不出学校大门的。当我有足够的魔力之时,我的速度跟闪电是一样的,是光速哦~”好像在说一群将要被踩死的蝼蚁一般不屑,baserker再次口出狂言。

说罢便脚踏紫光,一闪一现的,肉眼根本无法捕捉到他的完整身影,只能堪堪捕捉到那长长的白色头巾。

“傻逼骑士,你自己小心点。”只留了这句话飘到安迷修耳朵里。

“塌塌塌塌塌”,金和格瑞带着saber快速穿梭在熟悉的一条条走廊里。baserker追得有点磕磕碰碰,因为熟悉这里的安迷修没有和他一起。

终于,金这一伙人跑到一间教室里,因为实在是跑不动了,刚好魔法的时效已过。

“如今之计有两个,要么,找到阵眼并破坏,要么,杀了安迷修学长。”金稍晚缓了缓道。他一路上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不然不光是自己,他最在意的人也会跟着遭殃。

“哼,你什么都办不到的。”不羁的声音,baserker扛着锤子进来了,“因为我这就来杀了你们。”

突然,金倒吸一口冷气。

baserker不解,嘲讽道:“是害怕了吗?呵呵。”

“呃啊!!”安迷修不知何时出现在baserker身后,似乎是受了伤,痛苦地出了声,“咳!你才要自己小心点啊……愚蠢的恶党……”

此时安迷修正倒下去,baserker一把将他揽入怀中,这才发现身后有很多邪祟,模样可怖,想必刚才是它们偷袭baserker的。

“是不是你们?!”baserker有些气急败坏,觉得是金他们干的好事。

“我说不是你大概不会信,但是真的不是啊……”金想了想,只能这么回答。

“嘻嘻,本小姐话搁在这儿了,真不是他们哦~”突然一句话传来,明显是个小姑娘的清脆声音。

循声看去,一个乌黑长发齐腰的女孩身穿漂亮的裙子,头上戴着五角星发卡,她的身边站着一个紫罗兰色头发,戴眼镜的腼腆男孩。

“哦?那么是你们咯?!!!”baserker怒火未消,又质问道。嘛,任何人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被打乱的话,多半会不爽吧,更别提那可是baserker啊。

“一样,本小姐说不是,你会信吗?”女孩也笑了。

—TBC—
有点短,来不及了orz

【瑞金】没事,记个梗,怕忘了

最近去庐山避暑,所以很想写关于庐山的paro
想要写三世恋情
第一世:游吟诗人+少数民族金*山神瑞,古代
第二世:外国作家金*中国学者瑞(到底学啥再说),民国
第三世:具体再说(其实无所谓啦),现代,旅行偶遇
写出来了就删哈(醒醒你根本没有时间

好啦,又画了一次《最闪耀的你》
第一次画卡米尔~
很帅气的感觉~
斗胆@Muize.lupe 太太~文真的很棒!为太太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