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er

画的写的都不咋滴,主要凹凸和全职=v=
叶周可逆、瑞金不拆

{Fate*Aotu}【瑞金】注定?#06

好吧,事实证明不能太高估自己啊……根本没有提前
嗯,还是格瑞和金重度ooc预警
其他人物基本本色出演
私设多,剧情辣鸡,请见谅
前文麻烦戳我主页,谢谢

》》》》》06.弥天大谎(上)

“炽天使的祝福,神圣治愈术!”金把卡牌抛起,大声念出咒语。安迷修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不是吧?魔法都那么逆天?要是可以公开于世,让医生们靠啥吃饭啊?”格瑞理了理刘海,感叹道。

“不是啦---这种魔法属于光明祭司,而光明祭司一脉单传,几百年前就没了踪迹……不可能的哟~他们最明显的的特征是额头上有太阳的标记,不是化妆术可以掩盖的哦。”凯莉眨眨眼道。如果真是那样,金得一直戴着发带吧?所以当然不可能。

“是的。”金点点头表示同意,“是我家里的祖辈认识光明祭司。我们家族的特殊能力可以把别人的魔法放进卡牌里,然后念相应咒语就可以了。那种级别的魔法卡牌是相当珍贵的,老古董哩。”安迷修脸色好转,不由看向金,薄荷绿的眼眸中充斥着感激。

“那,我替他谢谢你,帮上我们大忙了。”雷狮挑挑眉毛,终于憋出一句话。

“没事啦,反正现在从这里出去,解除危机才是第一要务嘛。”金笑着说。谁也没注意到,他天空似的双眼里闪过一丝阴霾。

“真是的,金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啊!”格瑞只能如此感叹。

“格瑞,你……唉,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可是---我没有办法避免那些危险的事情啊……”

“有我,不用担心。”saber也算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行动派。没想到他也会安慰人。

凯莉又眨了眨眼。这位素有“星月魔女”之称的小姑娘不知道长了多少个心眼儿,简直是比他那个失踪已久的哥哥还要厉害。这预示着,她察觉到了什么……

他们说话间,来自地狱的恶魔们也没闲着。呵呵,不过被saber这个行动派先斩为快了。

“那么……我们的计划呢?”突然弱弱地,不知从哪里飘来一句话。好吧,这位不太说话的人,根本就没有存在感啊,不像saber气场十足让人无法忽视。

“对啊,怎么偏题了呢~还是我家rider紫堂君比较正经耶~”为了增加信任,凯莉也借机报出自家servant的职阶和名字。

这时,大家都看向金。只有他还隐瞒servant的名字,好像令人无法信服。

“啊,抱歉,我家的saber失忆了,记不得名字。嘛,人都救了耶,要是我可以独自出去,哪里用得着管你们啦?”金微微眯起眼睛,嘴角若有似无笑意,添了一点威胁的意味,言下之意是,在场的没有人能独自出去,不妥协也得妥协。倒显得他不是表面上的年纪。

他顿了一下,又道:“办法嘛,也很简单,杀出一条血路咯。”淡定得不得了的话,让人莫名感觉可行,也挺奇怪的。

“不相信我?”看来他是要解释了,“总得相信我的魔法吧?”他轻轻笑着,从卡牌包里拿出他的秘密武器,交给每个魔术师。

“自定义武装?!”是个魔术师看见了都不能淡定,因为这种东西连存在与否都是一个悖论。先前的治愈术虽然稀有,但还是能肯定存在的,而这种传说中的传说……实在太令人震惊了,饶是在场几位魔术师的眼界和定力,也都得惊叹出声。

“有这东西,你怎么不能独自出去?!”雷狮不由得怀疑。

“可能是因为这不是完整的自定义武装,自定义武装是一个独立的法术体系,不是卡牌类魔法。”紫堂扶扶眼镜,解答了这个问题。
—TBC—
比之前更短了,但是明天军训不能再晚点了orz

{Fate*Aotu}【瑞金】注定?#05

本篇每周日更新
既然说了就得做到
我也只有努力了orz
一样的前文请戳我主页,麻烦了
这里格瑞和金重度ooc预警
其他人基本本色出演
剧情比较辣鸡,请见谅
以上没有问题,请进!

》》》》》05.混战?

丧尸这种东西像雨后的竹笋一样接二连三地冒出来,不一会儿,整座学校的确像安迷修喊出的咒语一样,变成了“修罗场”了。

虽然借助安迷修的魔法阵,baserker的确爆发出强悍的实力,不过显然是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这种超自然现象只可能是魔法造成的,始作俑者多半是参与圣杯战争的魔术师之一。这种只有一人可以笑到最后的战争,什么阴险的手段都不稀奇。

baserker也并非都是野蛮人,反正和安迷修签约的这位肯定不是。现在形势严峻,可能被两方人马前后夹击,简直麻烦至极。

“雷…狮,”安迷修有点费劲地开口,想让baserker认真听,就不惜叫出他的名字了,反正是新晋servant,也没有多少底细能被人掌握,“匆…匆忙忙跑上来…就是因为看到有人…一个黑衣人…施展了「地狱召唤术」我…无力打断,来…提醒你。”

“黑衣人?”雷狮英挺的眉毛微皱,金他们一伙人一直在他眼皮子底下,当然没空去装什么黑衣人,但走廊里的一男一女似乎脱不了嫌疑。

“很好,怀疑本小姐是吧?呵呵,请注意窗外啊,雷狮。”漂亮的女孩倒是观察细致。

此话一出,连保持防守姿势的金和他的saber,还有好不容易从震惊中清醒一点的格瑞,一起望向窗外。果真,黑衣人浮在空中,向地面上看去,那里站着两个人,头上都顶着个大大的问号。一个是黑发少年,还有手持长弓的红发少女。他们已经被众多邪秽包围了。

待他们收回目光,走廊里的脏东西也越积越多。

形势再次急转直下,他们先前的似乎只能算小打小闹,这一下还真的小巫见大巫了。

“现在看起来,我们不暂时消停一下,谁也出不去呢。”金还是比较淡定的,不愧是跟年长于自己的人混在一起的天才少年。

格瑞接着他的话说:“新账旧账以后再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我们可以有以后吧?”格瑞也不愧是被金的光芒掩盖的聪明人,一句半开玩笑的话让人感觉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切…”雷狮才敢说一个字,就被安迷修打断了。雷狮那股霸道劲他能不晓得?雷狮死也不乐意求助于他人,的确是一身傲骨。但是现在着个形式能不变通吗?

“我们…同意。”安迷修继续吃力地说。

“赞成。”女孩娇笑一下,应道。

“听凭金的差遣。”saber回应道。

“好吧,我先救安迷修学长,顺便商量下怎么出去,无组织无纪律是没有用的。”金伸手从腰侧的卡片盒中抽出一张,说道。
—TBC—
要死,更的越来越短了啊……下次更新大概会提前的,因为下周过完就要军训去了orz

{Fate*Aotu}【瑞金】注定?#04

任何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周更也只能尽量了
前文戳我主页,麻烦了orz
其实这作品还是重在表达感情吧
还是格瑞和金ooc严重,其他人都是本色出演吧
我打斗场面写得挺渣的,见谅
以上没有问题,请进

》》》》》04.首战爆发(下)

“saber,我们还是且战且退吧……这种法术可以通过吸收普通人的灵气来达到强化自身的效果,只要法阵不被破坏,baserker就是无敌的。”金眉头紧锁,但还是冷静地分析了情况。

“好。”saber从来只说必要的话。

往日充满欢声笑语的学校,现在显得特别死气沉沉。似乎是弥漫着的魔力,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金伸手从腰间别的皮革口袋里拿出了几张卡牌。

“我们边跑边想破坏法阵的办法。(咒语)装备---凌波微步!”

于是,格瑞一脸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脚后跟上有了半透明的翅膀。别说,还真蛮好看的。

“金,那是什么啊?”格瑞好奇地问道。

“是魔法啊。我早就做好万全的准备了……这种装备做出来就是为了跑路用的。详细的晚点再说,现在来不及了。这里太空旷了,格瑞、saber,我们向教学楼跑,那里障碍物多,好躲避,让我有时间想对策。现在跑!”三人拔腿狂奔。

“切,你们是逃不出学校大门的。当我有足够的魔力之时,我的速度跟闪电是一样的,是光速哦~”好像在说一群将要被踩死的蝼蚁一般不屑,baserker再次口出狂言。

说罢便脚踏紫光,一闪一现的,肉眼根本无法捕捉到他的完整身影,只能堪堪捕捉到那长长的白色头巾。

“傻逼骑士,你自己小心点。”只留了这句话飘到安迷修耳朵里。

“塌塌塌塌塌”,金和格瑞带着saber快速穿梭在熟悉的一条条走廊里。baserker追得有点磕磕碰碰,因为熟悉这里的安迷修没有和他一起。

终于,金这一伙人跑到一间教室里,因为实在是跑不动了,刚好魔法的时效已过。

“如今之计有两个,要么,找到阵眼并破坏,要么,杀了安迷修学长。”金稍晚缓了缓道。他一路上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不然不光是自己,他最在意的人也会跟着遭殃。

“哼,你什么都办不到的。”不羁的声音,baserker扛着锤子进来了,“因为我这就来杀了你们。”

突然,金倒吸一口冷气。

baserker不解,嘲讽道:“是害怕了吗?呵呵。”

“呃啊!!”安迷修不知何时出现在baserker身后,似乎是受了伤,痛苦地出了声,“咳!你才要自己小心点啊……愚蠢的恶党……”

此时安迷修正倒下去,baserker一把将他揽入怀中,这才发现身后有很多邪祟,模样可怖,想必刚才是它们偷袭baserker的。

“是不是你们?!”baserker有些气急败坏,觉得是金他们干的好事。

“我说不是你大概不会信,但是真的不是啊……”金想了想,只能这么回答。

“嘻嘻,本小姐话搁在这儿了,真不是他们哦~”突然一句话传来,明显是个小姑娘的清脆声音。

循声看去,一个乌黑长发齐腰的女孩身穿漂亮的裙子,头上戴着五角星发卡,她的身边站着一个紫罗兰色头发,戴眼镜的腼腆男孩。

“哦?那么是你们咯?!!!”baserker怒火未消,又质问道。嘛,任何人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被打乱的话,多半会不爽吧,更别提那可是baserker啊。

“一样,本小姐说不是,你会信吗?”女孩也笑了。

—TBC—
有点短,来不及了orz

【瑞金】没事,记个梗,怕忘了

最近去庐山避暑,所以很想写关于庐山的paro
想要写三世恋情
第一世:游吟诗人+少数民族金*山神瑞,古代
第二世:外国作家金*中国学者瑞(到底学啥再说),民国
第三世:具体再说(其实无所谓啦),现代,旅行偶遇
写出来了就删哈(醒醒你根本没有时间

{Fate*Aotu}【瑞金】注定?#03

嗯,本篇《注定?》暂定为每周日更新
这是我挑战自己文力的极限
因为我是一个月内才开始写的新人
所以如果觉得违和请见谅
还有ooc预警
和一定很诡异的打斗场面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请进

》》》》》03.首战爆发(上)

“啊,是很巧,金学弟。”安迷修挠挠头,显得有点尴尬。

“真是想不到热爱剑术的优等生会是魔术师啊。”金笑笑说。

“可不是么,我也想不到你这样的天才少年会是魔术师啊。”

这两个全校知名的好学生倒也懂得礼尚往来。

“天才少年才更应该是魔术师嘛,安迷修学长。”

“好吧,说不过你。”金的聪明让他在唇枪舌战上略占上风。

“哼,我说傻逼骑士,跟对手废话有用吗?”话虽然这么说,这个servant其实还是很护主的。

“恶党,在外人面前给我留点面子不行啊?!”

“摊上你这样的master算我倒霉。”这servant二话不说,一把白色的大锤子已然在手。

“我都跟你讲好了计划,万事都已具备,所以你废什么话?”他又接着说。

“恶党,你是在逼我做违背骑士道的事。”突然安迷修好像不情愿了,低吼道。

“哈哈,骑士啊,你怪不得我,是你师傅让你参加这惨绝人寰的战争的啊……”那servant张狂地说。

“是啊。”安迷修想着,不情愿又能怎样?反正战争已经打响,不你死我活是不能结束的。自从他师傅教他魔术开始,就没有回头路了。

“你知道就好。我先去会会对方servant。”话音刚落,这有着灰色头发的青年提着锤子走上前去。

“哦?锤子?多半是baserker了吧。”金在脑子回想祖辈父辈留下的资料。

“哈!知识倒是渊博啊……没错,我是baserker。”他丝毫不减狷狂。

空旷的篮球场上回荡着重重的脚步声。天上的云层里紫色的电光闪烁了几下。

白色的锤子不停挥舞,将风给撕裂,那只是他在活动手腕而已。

锤子在一瞬间向金砸去。格瑞站在一边睁大眼睛,试图去拉着金躲开,但他猛地发现,根本是来不及的。金依然淡定,没有要躲开或者接招的势头,看得格瑞手心冒汗。

“铛!”锤子砸落。

saber接下了这一招。劲风把他的披风吹的呼呼作响。他一手握着空拳,一手成掌,好像有一把剑一样。似乎是砸在空处的锤子怎么也落不下去。

baserker眼神一凝,撇撇嘴道:“不可视的剑?宝具起码是A阶的。真是不可思议呢。”

“你说过的,少废话,看招!!!”saber面无表情,冷冷道。

saber腰间的两把刀,一黄、一黑不知何时悬浮起来,幻化出了好多把,多到数不清的刀,全部指向安迷修。

“刷!!!”在saber的意念控制下,那些刀破空而去。

baserker极速向后方跳跃,站在安迷修前面,一道紫色的电网拔地而起,每一把刀穿过去时,便灰飞烟灭了。

双方都清楚这不过是试探而已。

“格瑞,这里不安全,你先走吧。”金望向格瑞,有点担心。

“不行,你又想丢下我?”格瑞摇头,好像是在抗拒。

“格瑞!这不是儿戏!是战争!你在这里,只会是我的累赘!”金把口气放重了些许。

“那么危险?!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啊?!那样我更不能离开了啊,因为金对我来说最重要了!”格瑞一副气急了的样子。

与此同时,安迷修他们也好像在商量。

“好吧、好吧……”安迷修叹了一口气。

“古老的法阵啊……听我的召唤……”

金才听这一句吟唱就发现不对,但他没有阻止的办法。

“格瑞,现在你是想走也不行了呢……”金的语气里透露着歉疚。

“接着。”金将一张卡牌掷给格瑞。格瑞倒是饶有兴致地观察起了这张道具卡牌。

“saber,注意周围。”金吩咐自家servant。

“是,金。”

“我愿信仰绝望,世间再无光芒……”安迷修还在吟唱,腰间的双剑微微晃动,发出轰鸣声。随后,蓝色的那把变成了一个蓝色长发的少女,黄色的则变成黄色短发的少年,他们都酷似安迷修的模样。

“原来是器灵一派啊……他们能把自己的三魂中最多其二赋予武器,从而让武器化为人形,从而使武器与主人心有灵犀,发挥出更大的威力。他们还懂得如何以命换命……”知道这些只能让金更加不安……因为这证明了安迷修在拼尽全力,如果不是势在必得的话,是不会有魔术师如此选择的。

“……开启吧,修罗场!!!”安迷修终于吟唱完毕,他的剑相比于之前,暗淡无光多了。

“果然是这个么……”金喃喃自语。

这时候baserker的紫眸中光芒大盛,一道道紫色的电光形成柱子,最后连结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把整座学校笼罩在里面。

格瑞又大吃一惊,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这世上怎么还有着种操作?woc想想就很帅啊!

金当然已经有了应对措施。

“绝对领域,启动!”

格瑞先前拿着的卡牌发出金色的光,这些光洒在金他们三个身上。这张牌的效果是抵御负面能量。

安迷修和baserker对视了一眼。安迷修已经有些稳不住身形了,不过显然他们信心十足。

baserker又发起了一次冲锋。

他的眼睛已经散发出紫罗兰色的光,无时不刻在溢出。他的速度快如闪电,眼中光芒因为视觉的短暂停留画出长长的直线。

很快,那双眼睛和saber深紫色的独眼对上了,一深一浅的两只眼睛似是要擦出火花来。

“砰!!!”

这次saber主动抬起握着空拳的右手---其实有一把剑,向berserker挥去,和闪烁着电光的白色锤子撞在一起。saber无法卸去冲击力,不住后退了几步。

“啊!!!”
“啊!!!”

突然,学校范围内听上去痛苦的叫喊此起彼伏。

“果然……”金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格瑞也发现事态进一步恶化了,因为每一次叫喊声,都让baserker身上的光更亮一些。

这些声音让安迷修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呵,这都是违背了骑士道的事情啊---欺负弱小的普通人让他的良心受到自己的谴责。

而baserker脸上的笑容更加张狂了。

“哈哈!安迷修,我们就要离目标更近了!”他一点也没有掩饰自己的兴奋。

—TBC—
抱歉,肝不动了……就先这样吧







好啦,又画了一次《最闪耀的你》
第一次画卡米尔~
很帅气的感觉~
斗胆@Muize.lupe 太太~文真的很棒!为太太打call~

{Fate*Auto}【瑞金】注定?#02

因为学习更新不定期,请见谅
这个坑大概十篇之内完结吧……
应该是刀,但最后会甜的。吧?
em……我就不确定了哦
还有
金和格瑞严重ooc预警,慎戳。
本篇雷总安哥出场
前文请直接戳我主页,麻烦了orz

》》》》》02.蔓延

是夜,金的家中。

“是,在下都忘了。”青年只露出半张脸孔,本来绝美的长相在伤疤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锋锐。

“本来希望通过你的记忆来推测你的身份,可你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就算了吧。”金的声音十分沉静,和格瑞见过的两种都不甚相同。

saber(剑士)的目光不经意地闪了闪。

“所以,master(主人),您应该很了解圣杯战争?”

“对,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而且,我很早就开始准备了。”

“那么,master,请问您有什么计划?”saber感受着体内澎湃的魔力……可能比他想象的丰裕许多。以及,望了一眼金手背上的契约。那是金灿灿的图案,十分华丽。这个契约有三层,每一层都可以下达一个servant(从者/英灵)必须执行的指令作为对servant约束。这个指令甚至可以是让servant自杀。所以,几乎不会有servant背叛master的情况。

“当然有。你为我泡壶茶,听我慢慢道来。”

服侍master确实是servant的份内工作。saber很乖巧,没有抗拒。金把这归结于,saber遗失了记忆,所以才没有傲慢。因为可以成为servant的人通常都是名声显赫的伟人,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不一会儿,茶包好了。金尝了一口,发现正是他最喜欢的红茶,香甜的味道恰到好处,很对他的胃口。金略微有点诧异---saber没有开口问过自己的喜好,怎么猜的那么准?不过,当然只是巧合吧……金也并未多想。

然后,他们讨论了一个晚上。

翌日,一缕清晨的阳光洒在金的大床上。而saber,真的,算得上是历经那么多年,那么多次圣杯战争中,照顾master,当master的仆人最走心的一个了。

servant只要有魔力的供给,完全可以不饮食不休眠。

他将这栋房子重新清洁了一遍,还在入口和各个窗口设了魔力禁制,以此来保护master在休息的时候不被袭击。他还洗好了金的校服,用魔力将其烘干熨烫,叠放整齐。

他准备好了早餐,用魔力保持着温度的稳定和恰到好处。接着,该叫金起床了。

金是个十分自律的人,没有起床气,也从不赖床。其实金的生物钟一向挺准的,不过saber悄悄地用了魔力,好让他睡的更舒服些。

“master,该起床了。”

“嗯,挺久没有睡的那么安稳了,谢谢。”

saber像是想起了一些什么,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恢复正常。“跟我不用那么客气的,master。”

“唔,saber,你叫我金就好了……嗯,金色的金。”

“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沉默寡言性格冷淡的saber,似乎对金格外的好。

就像是仆人服侍贵族一样,saber为金穿戴衣物。

当saber为金系上领带的时候,金微微抬起下巴,用睨视的目光看向saber那只露出来的眼睛。saber在察觉到的时候显得有一丝慌乱,不过还是掩饰了过去。

“噢,上次有仆人这样服侍我是多久以前了?大概是我父亲还在的时候吧……后来虽然我依然有钱找人服侍,但总觉得假惺惺的关心太恶心……saber,其实,我可以自己……”

金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照顾master是我身为servant的职责,金。”

“难倒你不是冲着圣杯而来?”

saber没有回应这质疑……其实,他在心里默默回答了,不是的。但他没有说出口……因为说了会更加被误解、更加被怀疑。

然后,saber默不作声地做着手里的事。

穿戴整齐后,还搬来一面一米八的全身镜,让金看看是否满意。

挺常见的西装校服硬生生地被金穿出贵公子的感觉。镜子里的翩翩少年,全身都散发着阳光般的温暖。

金稍作梳洗,坐在餐桌前。

早餐是面包、培根、荷包蛋、燕麦粥、和一杯卡布基诺。味道也确实好极了,金也肯承认saber的手艺不比自己差。作为一个温柔的人,金从来不会吝啬夸奖:“做得很好,saber。”saber轻轻地点点头。

也确实让金纳闷的是,他的喜好被猜中一次解释为巧合,这 saber怎么那么神通广大?连他今早会想喝咖啡、爱喝什么咖啡,咖啡里喜欢加多少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嗯,大概因为契约吧。金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saber把早就收拾好的书包递给金。

“金,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金想了想,道:“隐身跟着我,没问题吧?”金今天的心情非常好。因为顺利将七个servant中通常最为强势的saber收入麾下,为他赢得圣杯战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可是他总隐隐有点不安。

“是。”

到了学校门口格瑞远远看见了金。格瑞一个劲儿地想他挥手。让金的心稍稍安定下来。

一天都挺顺利的。除了格瑞上课被叫起来回答问题,又是金帮了他,以及格瑞在食堂里又做了一些无意识跟金亲热的举动,引来不少女孩子的尖叫,以外,其他一切正常。

然而,格瑞练球的时候,出现了异样。

这个时候,其实大部分学生都回家了……但还有极少一部分人因为社团活动留了下来。

天空突然乌云笼罩,电闪雷鸣。那些闪电甚是奇特,紫色的,非常明亮,不同寻常。

金二话不说直接冲入篮球场,从观众席那里,用的速度对于不善于运动的他而言简直超负荷。他必须马上到格瑞的身边。

“果然,开始了。”金面色凝重。

然而格瑞听得一头雾水:“金?什么开始了?”

“唉。”金叹了口气,道,“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的。呆在我身边,相信我就好。”

虽然还是一头雾水,但格瑞定了神,点点头。

“saber,现身吧。”金说道。他也确实有先见之明,不然就要浪费一条指令在这无意义的召唤上了。

“是。”有着瀑布一样银色长发的servant现了形。

“来者何人?!!!”金喝到。

“最后的骑士阁下及其servant。”声音又嚣张又霸道。

“骑士?难倒是rider?那么这么会有servant?”显然saber没想明白,冷冷问道。

“呃……我想最后的骑士阁下应该是master的称号吧。”

“是,master英明。”saber愣了一下,回答道。

听着,格瑞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哼,”只听那张狂的声音又道,“报告master,据侦查下方一名master一名servant还有一个普通人。”

“哎,我说过不可以伤害普通人的啊!恶党。”对方的master呵斥道。

“master,'见到弱者就要踩,见到好处就要抢'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真拿你没办法,到底谁是master啊?!恶党!”

“呵,还没开打呢,那边就已经内讧了。”格瑞嘲讽道

“master,再怎样也不能被看扁啊……”

“你说的对,恶党。”

于是两人从天而降。

一个人有灰色的头发,和紫色的眼睛,戴了一条白色的头巾,上面有颗显眼的五角星。另一个呢,褐色的头发加一根呆毛,眼睛是绿色的,腰间别了一黄一蓝两把剑。

“安迷修学长?!”金和格瑞异口同声。

噢好吧,这位学长是学生会的主席,而金恰好是副主席。格瑞嘛,以前是这位学长在剑术部的后辈。

“真是巧啊,安迷修学长。”金沉声道。


—TBC—

好的,ooc以及女装雷注意⚠️
赶上了末班车哦@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已经迟到的不要不要的
(我是一个只会用铅笔画画还妄想同时做文手和画手的小透明){划掉
大概就是格瑞突然耍帅,突然浪漫啊
然后金很意外也很吃惊啊

{Fate*Aotu}【瑞金】注定?#01

嗯,可以显示此文背景的第一章!!!
私设多,其他人物有,
以及
格瑞和金ooc严重!!!非常严重!!!
以上没有问题再请进!!!
ps.上一篇番外跟主线剧情有关,以及有#00篇,总之以后看前文请直接戳我主页(因为我是个链接废)麻烦大家了=v=

》》》》》01.周而复始

篮球场上,人声鼎沸,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那个人有乌黑的头发,黑色的发带把张扬而富有个性的刘海束起,好凉爽舒适一点。黑曜石般的眼眸锋芒毕露。

“咚!咚!”

叫人分不清是听见篮球砸在地上的声音,亦或是自己的心跳声。

无意间瞟一眼计时器,时间已所剩不多---只够再一次进攻了。而比赛双方的分数咬得很紧……结果在此次进攻后就会分晓。成,则胜;不成,则败。

他开始行动了。

他熟练地运球,身形快如闪电。一路过关斩将,竟是无人能挡。眨眼间,他已在三分线外了。

不过,他好像陷入短暂的犹豫。是继续冲向篮板,还是交给队友?不,都不是最佳选择。

他有一瞬间让人觉得他要传球,但随即他向后跃起,然后瞄准篮筐,惊人的弹跳力允许他在半空估算力道和抛物线,腰部蓄力,用双臂狠狠将球掷出……

哨声响起,他跌倒在地。

球也应声入网。

观众席传来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特别是女生们,尽情叫喊他的名字:“格瑞!帅炸了!!!好棒!!!”

这时,有一个金发蓝眸的少年走上前去,将黑发青年扶起。

金发少年笑得很温柔,他说道:“格瑞,这不过是校内的友谊练习赛,有必要这么拼吗?有没有摔伤啊?”

“当然!金学习那么好,我是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啦……我又不能什么都做不好……”青年的一张俊脸上写满了傲娇。

“好好好,我家格瑞今天也做得很好,其实格瑞你学习努力一点,也一定可以的。没伤着就好,下次小心点。”

“是吗?嘿嘿,我知道啦。”格瑞还是很不虚心地接受了金的鼓励,还因为“我家”这个词暗暗窃喜。唔,虽然金给他一种大哥哥一样的感觉……见鬼,金明明只有十五岁,明明应该是一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格瑞有点恼火。

金牵着格瑞的手,带他逃离粉丝们的围追堵截,特别是那群让格瑞厌烦得不得了的女生,整天就知道做些有的没的事情……啧,真麻烦。

于是两人提着书包,飞快地跑出校门,还抄了近道,总算是摔掉追着格瑞的疯狂粉丝们了。

终于,只剩两人在回家路上走着。他们是发小,当然得是邻居,所以理所当然同路。

两个人喘着气,格瑞忍不住吐槽:“天啊!我有那么吸引人?!”

“有啊,格瑞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生。”金笑笑说。

“真是太麻烦了。虽然那是事实,但我有金就够了啊……”

金愣住了,呆呆地望着格瑞,开口:“真……真的?”

格瑞很认真地点头:“当然!”

金那蓝得清澈明亮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异样的情绪,但是他眨眨眼,掩饰了过去,接着又笑了:“那真是太好了呢。”

“今天我也给格瑞做晚饭吧。”

“好。”

嘛,格瑞是被金宠坏了的孩子,虽然他比金还大。

回到格瑞家里。那是一栋日式豪宅,嗯,特别传统的那种。

金身穿围裙,刀工细致精准,又富有节奏,十分悦耳。

格瑞在一边帮忙,一边看着金---看得很入迷。怎么能有那么好看那么温柔的人呢?

不一会儿,一桌香喷喷的饭菜已准备就绪。

两人有说有笑地用餐。

金时常会住在格瑞家里。因为他们都是孤儿,几年前收养格瑞的好心剑客因病去世;金的姐姐也是常年外出不归,所以相依相伴也实属正常。

不过金今天似乎不打算那么做。

“格瑞,我很抱歉今天有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回家去,就不能陪你了。”

“好。”虽然格瑞不很情愿,但是既然金这么说了,就一定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吧。所以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难免会有点失落而已。

金帮格瑞把碗筷都收拾好,就离开了。

他们本就是邻居嘛,金走回家也就几分钟的事儿。

金回到家里。这栋房子倒是和格瑞家形成鲜明对比。这是一栋洋房,巴洛克风格的,很是别致。

金进了门。因为金每周都打扫整栋房子,所以并没有太多灰尘,红木家具让室内显得非常复古。没错,这些家具都是有历史积淀的。

金上到二楼,推开沉重的木门,只见书架上摆着满满的书籍,书桌上放着的羊皮纸和摊开的笔记本里写满了常人看不懂的鬼画符。再仔细看看那书架上书籍的名称,更是令人费解。

因为,那些都是魔文。金,出生于魔术师家族。哦,这里说的不是那些用障眼法迷惑观众的小把戏……而是真正的,可以搞出超自然现象的,魔法。魔术其实是魔法与咒术的统称。

而且,日本的这座城市一直都有一样让世界各地的魔术师都垂涎的物品,被誉为---圣杯。每过六十年,圣杯战争将按时开启,有七位魔术师有参与其中的资格,而他们都将要召唤属于自己的英灵servant,他们就会成为master。他们将互相斗争,只有最后的胜利者能够获得圣杯,并能够让许下的任何愿望实现。

今天,是第七次圣杯战争的启动之日。

金取出早就准备好的魔力储存卡牌。顺带一提,每个魔术师家族的战斗方式都不尽相同,有的将宝石作为力量的源泉,有的善于使用铭文的奥秘,有的与生俱来就拥有超能力,还有很多,在此不便一一赘述……而金的家族,擅长于卡牌的制作和使用。

金稳住发抖的双手,艰难地在地上用特殊的材料制作的墨水勾勒出复杂的图案。金眉头紧锁,断断续续地念出复杂吭长的咒语。法阵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砰!!!!!剧烈的能量肆虐,狂暴的飓风席卷,把周围搅得天翻地覆。

等到一切归于平静,有一个人凭空出现了。

这是一个青年男子,虽然他有着月光般的银色长发倾泻下来,长及腰间,甚显妖异,头发还将半边脸给遮住了。发梢微微卷曲,美丽得令人惊叹。不过他露出来的半边脸上伤疤狰狞,硬生生地把那份美好给破坏了。依稀还看得见,如果那张脸还完好无损,那么真的是完美极了。还有他的眼睛,就像是星辰一样,紫色的,又高贵又冷艳还不乏锐利。眉宇间在诉说着冷冽的性情,和淡淡的哀思。

他着铠甲,银色的,映衬着他的长发。披着一件墨绿的披风,腰间别着两把短刀,一把是黄色的,一把是黑色的。他露出的那只耳朵像精灵一样,尖尖的,戴着一枚金色的耳坠,形状奇特。

“很荣幸见到您,master。请称呼我为saber。我很抱歉来的时候出了问题,我遗忘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过这样的话也好,不太容易被他人找出破绽。”紫色的眼眸像最深的潭水,毫无波澜之下却又好似波澜壮阔。

“哦?我召唤出了传说中的最强英灵,saber?但是召唤不完全?有意思。”

—TBC—
(哈哈哈,我才发现原来我跟雷总同一天生日,实在是又惊又喜啊……)嗯,saber的身份你们自己猜吧,猜到了也别在评论里写,给我留点面子TAT,谢谢orz

em……刚要开始写,这,不如等这个坑填完再说?

Muize.lupe:

中立邪恶务必带我一个,楼下少雍爸爸带我飞👇
顺带一提这个转发真厉害!

少雍:

是中立邪恶()

苏我乙树:

我觉得我是邪恶……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